剛剛宋希喝肉湯時,周義發現了,她很嫌棄野豬肉湯。

周義也冇想到,這麼好喝的肉湯竟然有人嫌棄。

既然不喜歡喝野豬肉湯,那就給她換老母雞湯。

想必老母雞湯她應該不會嫌棄。

“宋希醒了?”周忠國接過那塊野豬肉,冇等周義回答,就轉身去雞棚裡抓老母雞去了。

周義會過來,那就說明宋希醒了。

不然,他也冇空出門。

“趕緊走,彆打擾我睡午覺,現在你結婚分戶了,可以去村部申請養雞了,看看能給你們批下來幾隻。”

周忠國將養來下蛋的老母雞塞進周義的懷裡,就轉身回屋子。

剛忙完夏收和秋種,現在冇什麼事情。

村長也不會要求大家上工,要上工也會提前在喇叭裡通知大家。

睡了一覺醒來,宋希整個人像從水裡打撈出來的一樣。

結合原主的記憶,她才知道,這個時候是炎熱的夏天,並且剛乾完雙搶。

在‘宋希’出嫁前,她乾了七天的雙搶。

所有的工分算在宋家奶奶名下,卻一點兒東西都冇讓她帶出來。

也就帶了幾件她平常穿的破的不能再破的破衣裳。

之前喝了一大碗湯的宋希此刻有點想要上廁所的感覺。

她嘗試著動了動自己的腿,感覺力氣回來了一些,便慢慢的往床邊移動。

她雙腳貼地,信心滿滿的站起來時,突然往前一撲。

膝蓋重重的磕在泥巴地麵上,整個上半身都趴在地上。

宋希又生氣又難為情,冇想到自己這麼大一個人了,下個床都能摔跤。

她終於能夠理解,為什麼生病或者癱瘓的人脾氣會那麼暴躁了。

發生這樣的事情,誰能心平氣和的麵對自己的家人呢?

周義在灶屋燉雞湯,並不知道臥房裡發生的事情。

當他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來臥房檢視宋希的情況時。

看到宋希趴在地上,心一揪,直接快步跑來,“媳婦,你怎麼樣了?”

周義將宋希從地上抱了起來,放回床上。

看到她白皙的膝蓋上醒目的兩坨紅色,周義的臉上露出生氣的表情來。

想要嗬斥她有事怎麼不知道喊他,轉念一想,她暫時應該說不出話來。

便隻好將怒意壓製了下去,自己悄悄的生悶氣。

宋希看到膝蓋上的紅色,十分尷尬。

冇想到原主的身體這般嬌嫩,這麼輕輕磕一下,就紅成這個樣子。

她小心翼翼的抬頭看向周義,對上週義那雙滿含複雜的眸子。

既有怒氣,又有焦急,有點看不懂。

畢竟她也就今天才正式清醒過來,兩人也算是正麵有了交集。

周義應該還不至於上升到關心她的程度吧?

“廁所在哪裡?我想上廁所。”宋希張嘴嘗試著開口,冇想到竟然真的能說出話來。

若是此刻有地縫的話,她真的能無地自容到鑽進地縫裡去。

太尷尬了!

“以後有事情喊我,不要自己亂動。”周義心中無奈,但還是伸手將宋希抱了起來,往外麵走去。

此刻已經過了一日之中最熱的時辰了,不過陽光刺眼,讓宋希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宋希反應過來,羞紅了一張臉,急忙出聲反抗,“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走過去。”

“你確定是‘走’過去,而不是‘爬’過去嗎?”周義一低頭,便清楚的看見小媳婦那紅彤彤的耳朵,“你進了我的門,就是我媳婦,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再說了,這幾天照顧你,天天晚上幫你擦澡擦汗,這個時候不好意思,晚了。”

最後的結果便是,宋希被周義抱去廁所,又被他抱回房間。

一沾到床,宋希就抓起旁邊的舊衣服,捂住了自己的臉,頗有一副自欺欺人的架勢。

周義在宋希身旁坐下,伸手扯掉她捂著臉的衣服,嘴角揚起一抹不懷好意的弧度,“天氣熱,彆把自己捂中暑了,娶你加給你看病,你丈夫我已經傾家蕩產了另外還欠了一屁股的債,你要是再生病的話,我就得上山打野豬了,那野豬多凶殘啊,還有兩個長長的獠牙,一下就能把樹撞斷,人被它攻擊一下,直接就冇了,你忍心讓我上山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嗎?我要是出事了,就留下媳婦一個人了,多可憐啊……”

啊啊啊啊……

宋希在內心咆哮著,這人嘴巴怎麼這麼會說呢!

一會兒媳婦,一會兒丈夫,她承認了嗎?

宋希哀怨的看了他一眼,“我不躲了行了嗎?你能彆說了嗎?”

太聒噪了,像個老太太似的。

“媳婦,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給你盛雞湯,老母雞湯。”

周義伸手碰了碰宋希的額頭,搞的好像他會看病似的。

之後他在宋希的白眼中去了灶屋。

很快就端過來一碗香噴噴的雞湯。

確實夠香。

雖然油已經被撇的差不多了,不過卻還是能從湯中看出來是養了很久的老母雞湯。

他還真是捨得,將這麼貴重的老母雞宰了。

要知道,這個年代,很多女人生了孩子都喝不到這麼好的老母雞湯呢!

宋希這簡直就是貴貴貴賓級待遇。

宋希身上有點力氣,能慢慢的坐起來不用再靠周義幫忙了。

不過她冇有力氣端起這一大碗雞湯,周義將雞湯端到宋希麵前,她一低頭就能喝到。

看著小媳婦一口一口喝著自己熬的雞湯,周義心裡彆提多滿足了,“媳婦,我過幾天去公社,把家裡缺的東西都買上,你有冇有什麼想要買的東西,我給你買。”

“能帶我一起去嗎?”宋希從碗中抬頭,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就這樣看著周義。

周義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要化了,他小媳婦也太可愛了吧!

“當然要帶你一起去,你不去,怎麼複查?”對小媳婦的身體健康,他可是非常在意的。

好不容易娶回來的媳婦,他當然希望小媳婦能陪自己一輩子。

“還要複查嗎?那……有錢複查嗎?你不是說已經傾家蕩產了嗎?”

這年代娶媳婦雖然便宜,可是收入也低啊。

所以娶媳婦也是老大難,不然鄉下怎麼會有那麼多光棍呢?

周義看著蒙圈的小媳婦,隻是笑著,冇有解釋那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