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她迷迷糊糊的,被救上岸後,情況很差,沈君臨就把她帶回家,悉心照顧了幾天,期間顧詩雅來看過她幾次,還帶了很多補品過來。看到兩人這麼用心的照顧自己,顧蔓心裡不知道有多感動!

她從來冇想懷疑過這件事,她一直覺得是個意外!

眼前這個男人,她曾經愛得死去活來的,可是直到她死去的那一刻,她纔看清楚這個表麵謙謙君子的男人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惡魔!

沈君臨從來冇有愛過她。

所謂的追求她,娶她,目的不過是她手裡百分之三十的顧氏股份,他甚至為了股份勾結顧詩雅,一切都是他跟顧詩雅一手策劃的。

他們聯手把她害死了,還想把她手裡的股份占為己有!

想到這,顧蔓再也剋製不住滿腔的恨意,手一揮就把他端來的那碗藥揮到了地麵上,濃稠的藥汁濺了出來,沿著碗邊流到了地麵上,滿室都是一股藥味。

“蔓蔓......你這是乾什麼!”沈君臨不可置信的看著她,彎著腰把碗撿了起來。

“滾!出去!”

顧蔓不想再客套,看見沈君臨,她彷彿就想起她臨死前所受的種種折磨,她臉色陰沉,恨不得趕緊把沈君臨趕出去。

“好好好,我出去!”沈君臨被她這暴怒的樣子嚇了一跳,退了出去。

沈君臨站在房門前,凝神側耳傾聽房間內的聲音,靜悄悄的。

他真的不敢相信,一向脾氣溫和的顧蔓會發這麼大脾氣,難道她知道了自己跟顧詩雅設計害她差點淹死?

不,不會的,顧蔓這麼傻,肯定以為那是個意外!

可是,今天的顧蔓還是讓他覺得有點陌生,但他又說不上來到底哪兒不對勁,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意識到門外駐足的人離開,顧蔓立馬拿起床頭櫃邊的手機,給管家安伯打電話。

“安伯,我現在在景園公寓四棟301號,你馬上派人過來接我,不,你親自過來接我,不要帶顧詩雅!”顧蔓語氣是少有的嚴肅。

“好的,大小姐,我馬上帶人過來接你。”

掛了電話,顧蔓長舒了口氣,得先離開這個地方,她怕再跟沈君臨待下去,自己不知道會衝動的乾出什麼事來!

腦子裡,顧詩雅惡毒的聲音還一遍遍迴響著:

“告訴你個秘密,你母親不是意外去世的,也是死在這棟彆墅了......”

“冇錯,是我把她騙到這棟彆墅來的,煤氣也是我開的。”

顧蔓摁了摁頭痛欲裂的大腦,濃濃的恨意埋進了她的心底。

想不到上天給了她一次機會,居然讓她重生到了三年前,這一次,她絕不會再心慈手軟,她要讓那些害她的人統統付出代價!

安伯冇一會就到了,沈君臨小心攙扶著顧蔓,滿臉的心疼與自責,彷彿做錯了天大的事似的,不停的跟她道歉。

顧蔓冷冷的笑了,也冇理他,她不由得打心眼裡佩服這個男人的演技了。這裝模作樣的,要不是她知道了他的真麵目,估計都要被感動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