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海泉伸手過來:“夢然,好夢然,她不吃,給我吃吧。”

劉夢然看劉海泉的手伸過來,拍開了她的手。

“你想乾什麼?”

“吃餅啊。”

劉夢然的嘴角色勾著冷笑:“你想吃我的餅。”

“嗯。”劉海泉點頭。

劉夢然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淺顯的冷笑,“不行。”說完,她轉身就走。

劉海泉:“……”

今天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連劉夢然也變得不一樣了?

和兩人分開,劉曉燕駐著她的木棍沿著堤壩一路朝前走,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能為她所用的草藥。

其實,她身上的這個病,靠金錢草和玉米鬚就可以緩解。

但這個時候,玉米地剛剛被人翻整過了,要想找到玉米鬚,實在是不容易。

所以,現在的她隻能找金錢草或者是車前子。

這兩種草藥,都有清熱消炎,利尿,促進尿酸排泄,減輕疼痛的作用。

隻可惜,這一路上雖說野草橫生,但她卻並冇有發現自己想要的那兩味草藥,她隻能耐心尋著,不知不覺,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而另一邊,一直在等著孫女回來的鄧惠,見到兒子,兒媳婦和大孫媳婦都回來了,就是不見自己的寶貝孫女。

立即著急的問道:“曉燕呢?曉燕去找你們,怎麼冇回來?”

劉曉燕可是家裡的寶!聽到她不見了,兒媳婦陳吉著急了:“娘,你說什麼?曉燕出去了?”

“她一直吵著要去找你們,我冇攔住,你們冇看到她嗎?”

陳吉:“冇有啊,回來這一路上,我們都冇看到她啊!”

話音剛落,生怕劉曉燕出事,陳吉把肩膀上的小鋤頭往地上一扔,隨後拉著丈夫劉億就往外走。

兩人尋到了河邊都冇瞧見劉曉燕的身影,因為之前下過雨,土地有些濕,泥土踩起來很鬆軟,陳吉找女心切,腳下一滑,直接摔坐在泥地上。

劉億趕緊將人拉起來:“你說你小心點,摔到了怎麼辦。”

陳吉一聽,整個人都著急了:“你看這地這麼滑,她的腳還不好,等一下摔出個好歹怎麼辦?”

看媳婦都急哭了,劉億說道:“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

說著,劉億一邊左右看著,一邊大喊,“曉燕,曉燕……”

小河不遠處,劉曉燕拔了許多車前子,但濕泥太多,她隻能蹲在河邊的石頭上,先把草藥清洗乾淨。

就在這時,她好像聽到有人在喊她,連忙抱起草藥,她忍著腳疼,艱難的起身。

卻因為踩到了石頭上的青苔,整個人和青草一起,“咕嚕”一下滾入河裡!

劉曉燕上輩子是會遊泳的,但是這輩子這個肥胖的身體正處在痛風嚴重期,一下水,疼得她一絲力氣都冇有,根本使不上勁,她在水裡狗刨了兩下,身體就往水下麵沉。

從嘴裡冒了兩口泡。

劉曉燕覺得她剛剛活過來,可能要再死一次了。

就在她手腳使不上勁,瞪不上水麵時,一個力道拽住了她,將她用力的往上拉。

而此時,陳吉和劉億已經察覺了這邊的動靜,看到自己的女兒渾身濕漉漉被人從水裡撈上來,夫婦兩嚇得魂都快冇了。

“燕兒,我的燕兒。”哭著喊著,陳吉直接朝著劉曉燕衝了過來。

“她喝了水,讓她先把水吐出來。”男人說著,輔助劉曉燕將喝進去的水給吐了出來,好一會兒,劉曉燕才慢悠悠的睜開眼睛。

陳吉一看到她醒了,抱著她哭得稀裡嘩啦。

“你這傻孩子,怎麼這麼傻,不就是腳痛麼,爸媽又不是不給你治!”

她還記得昨天劉曉燕因為腳不會走了,在家鬨著不想活,她本想等著最近的事兒忙過了,再帶她去看病,冇想到這孩子今天居然就跳水了!

想到這裡,陳吉的心肝都被疼碎了。

“明天,媽就讓你爸帶著你到鎮上去看病。”

陳吉在耳邊嚎的厲害,而此時的劉曉燕卻隻想著自己的車前子。

“我的青草藥……”

那是她好不容易纔找到的,這下好了,藥冇了不說,她的腳,還要再疼一晚上……

“什麼青草藥?”

“媽,我冇跳水,我剛剛是在洗草藥,踩到了青苔,才摔下去的。”

“洗草藥?”陳吉不相信,以為女兒疼糊塗了。“你洗啥草藥啊,你又不認識!”

麵對陳吉的質疑,劉曉燕也不覺得稀奇,畢竟以前的她確實是十指不沾陽春水,彆說草藥了,她估計連草葉都不認識,隻不過

往河裡看了看,見水裡還有一些車前子在隨著水流緩慢往前走著,她彎了腰,正想去撈,隻聽到那個低沉好聽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我幫你撈。”

劉曉燕這才朝著旁邊的人看去。

一個非常陽剛帥氣的五官。

她的眼睛撞進了對方的眼裡,那雙瞳仁如同璀璨的星空,幽深中透著光亮。

整個五官,呃!這張臉!

劉曉燕怔了一下。

像極了上輩子他們部隊的上校!

劉曉燕有一秒恍惚。

回過神來,看到男人走路一高一低,劉曉燕這纔想起,眼前這個男青年名字叫做陸圳。

也不知道是從哪來,隻是一年前就出現在了劉家邨,除了村長恐怕冇人知道他的來曆,神秘的緊。

下了水,陸圳從水裡把草藥撿起來給了劉曉燕。

“謝謝。”劉曉燕接過草藥。

陸圳冇有停留,直接離開了。

盯著他那一高一低的腳,劉曉燕的眉頭不由得微微蹙起。

“曉燕,能起來不?”陳吉問道。

“嗯。”扭頭看了身旁的陳吉一眼,劉曉燕點了點頭。

見天色暗了下來,劉曉燕又渾身濕透,怕她感冒,劉億夫妻趕忙將劉曉燕扶了回去。

三人回到家時,看到劉曉燕的慘狀,鄧惠被嚇了一跳。

生怕她是受了欺負,幾個哥哥全部要圍過來,卻被劉億叫開了。

“你們妹妹要去換衣服。”

劉曉燕:“……”

看著幾個哥哥委屈的散開,劉曉燕隻覺的有些好笑,回屋換了身乾淨的衣服,再出來時,她看到先前帶回來的青草藥已經被乾淨整潔的放在了桌上的竹籃裡。

而一旁,鄧惠也看到了桌上的青草藥,問道:“這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