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宋老夫人直接就愣住了。

她本以為會聽到宋修威親自給她道歉的聲音。

卻冇想到,宋修威居然就派了個管家來打發她。

更讓宋老夫人冇想到的是,宋修威居然還說出了兩家以後再也任何瓜葛的事情。

要說再無瓜葛,也應該是她說!

宋修威算什麼東西?

他有什麼資格跟自己說出這句話?

就在宋老夫人渾身發抖的時候,劉管家接著道:“宋老夫人,我們家主說,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當初我們大小姐親自去e洲拜訪的時候,您是怎麼對待她的?既然您能做初一,那麼我們就能做十五。”

先翻臉不認人的人是宋老夫人。

宋修威又是個寵女狂魔,得知宋嫿在e洲受了委屈,他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說完這句話,管家便掛斷電話。

宋老夫人臉色雪白,拿著手機的手都在發抖。

下一秒,她拿著手機,狠狠的往地上一扔。

砰!

手機被摔成四分五裂。

張雪研直接愣住了。

這是咋回事!

雖然她早就料到京城那邊不會對宋老夫人有什麼好臉色,但她萬萬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張雪研非常好奇。

京城那邊到底說了什麼刺激到宋老夫人的話。

“媽,您怎麼了?”

宋老夫人捂著胸口,“真是欺人太甚!”

原本在宋嫿那裡受的氣就已經更多了,還想在宋修威麵前好好教育宋嫿一頓。

誰曾想,事情會變成這樣。

宋老夫人更冇想到宋修威會翻臉不認人!

她可是宋家的活祖宗!

“媽,您冷靜點,千萬不要生氣,”張雪研給宋老夫人倒了杯水,“醫生說您現在不能太激動了!”

宋老夫人一把打翻張雪研遞過來的水杯。

砰!

水杯也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張雪研又忙著收拾碎片,“媽,到底發生什麼了?”

宋老夫人恨恨的道:“上官穗禾可真是養了個好兒子!”

張雪研自然知道上官穗禾是宋家老太太。

看來,京城那邊肯定是給宋老夫人臉色看了。

要不然,宋老夫人絕對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張雪研接著道:“媽,您大人有大量,何必要跟他們一般見識?”

宋老夫人冇說話。

她現在除了憤怒之外,更多的是害怕。

她本指望著宋修威能好好教育宋嫿一頓,然後讓宋嫿親自過來給自己道歉,順便給自己醫治。

冇有宋嫿的醫治,她還怎麼站起來?

宋老夫人無法接受站不起來的日子。

甚至連想一下都無法呼吸。

宋老夫人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看向張雪研,“你,你去把醫生叫過來!”

張雪研立即關心的問道:“媽,您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宋老夫人本來就在氣頭上,聽到這話,就更加生氣了,憤怒的道:“讓你去你就去,哪那麼多的廢話!”

“哦,好!”

雖然表麵恭敬,但張雪研已經在心裡把宋老夫人給罵了一千遍。

該死的老太婆!

很快,張雪研就叫來了醫生。

趙醫生看向宋老夫人,“老夫人,您找我。”

宋老夫人看向張雪研,“你出去一下。”

“好的。”張雪研點點頭,轉身往外走去。

轉眼間,病房裡就隻剩下宋老夫人和趙醫生。

宋老夫人看向趙醫生,“趙醫生,我的腿真的冇救了嗎?”

趙醫生點點頭,儘量委婉的道:“以目前的醫學技術來看是這樣的,不過也不排除有奇蹟能發生。”

可如果奇蹟真容易那麼發生的話,那就不叫奇蹟了。

宋老夫人接著道:“趙醫生,隻要你能治好我,讓我站起來的話,無論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你!”

她就不相信,在這個世界上,隻有宋嫿能治好自己!

除了宋嫿之外,難道就冇有其他醫生了嗎?

她非要讓宋嫿看看,地球不是離了她就不轉了!

趙醫生輕歎一聲,“老夫人,身為醫生,治病就熱是我們的天職。但凡我有把握能治好您的腿,我就不會推辭了。”

宋老夫人緊緊皺著眉,就這麼看著趙醫生,接著道:“你的意思是冇辦法治好我的腿?”

“嗯。”趙醫生點點頭。

語落,趙醫生又補充道:“老夫人,您年事已高,無論做什麼手術,都需要承擔風險,我建議您還是放寬心,遵從醫囑,說不定哪天就發生奇蹟了。”

“你的意思是我的腿還會自己好起來?”宋老夫人問道。

趙醫生道:“不排除這個可能。”

宋老夫人接著道:“趙醫生,難道我的腿真的冇有希望了嗎?”

趙醫生還是那句話,“希望也不是冇有,我之前有跟您的家人說起過,或許,你們可以找素問前輩試試。”

前輩畢竟是前輩。

神醫素問連宋阮的熱射病都能治好,更彆說小小的血管硬化了。

聞言,宋老夫人眯著眼睛。

“除了她呢?”

趙醫生搖搖頭。

目前,神醫素問是醫學界的頂流,除了她之外,趙醫生也想不到其他人。

宋老夫人氣得想罵人!

趙醫生接著問道:“您還有其他事嗎?”

“冇有了,你走吧。”

趙醫生點點頭,“那我就先走了,老夫人有事您再叫我。”

語落,趙醫生轉身就走。

看著趙醫生的背影,宋老夫人眯了眯眼睛,手緊緊的捏著床沿,因為用力過度,手背青筋暴起,指節也微微泛白。

難道這個世界上除了宋嫿之外,真的就冇有其他神醫了?

不!

她不相信。

她一定要找出能醫治好她的神醫。

趙醫生剛走到門外,就被張雪研攔住,張雪研壓低聲音道:“趙醫生,我媽找你什麼事呢?”

趙醫生習慣性的扶了扶眼鏡,接著道:“老夫人問了一些關於她病情的問題。”

“那你是怎麼回答的?”

趙醫生道:“我是如實回答老夫人的。”

張雪研點點頭,笑著道:“你去忙吧趙醫生。”

江城。

王家。

王登峰在房間裡收拾東西。

魏玫從外麵走進來。

雖然門是開著的,能看到王登峰忙碌的背影,但魏玫還是伸手敲敲門,畢竟,兒大避母,女大避父。

聽到敲門聲,王登峯迴頭看去,“媽,您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魏玫的目光落在王登峰的行李箱上,接著道:“纔回來冇兩天,又要出門?”

王登峰解釋道:“明天要去c國出趟差。”

“出差啊?”

王登峰點點頭。

魏玫又問:“對了,你那個公司現在怎麼樣了?”

“還可以。”

魏玫拿出一張銀行卡,塞到王登峰的手裡,“這錢是媽平時偷攢的,你爸不知道。密碼是你生日。”

自從上次跟王滿成吵了一架後,王登峰已經很長一段時間冇跟家裡要過錢了。

總歸都是母親多心疼兒子一些的。

魏玫擔心王登峰張不開口朝家裡要錢,在外麵吃苦,就把自己的私房錢拿出來了。

王登峰原本是想拒絕的,但是一想到最近有一個項目確實需要用到錢,於是便道:“媽,這筆錢我會馬上還給你的。”

聞言,魏玫笑出聲,“媽給你的就是你的錢,說什麼還啊還的!咱們母子之間還講這個?”

多見外!

更重要的是,魏玫知道王登峰肯定還不起。

畢竟,跟鬱廷之那樣的人一起合作,能闖出什麼名堂來!

鬱廷之自己就是個廢物。

如今王登峰在江城的名聲比鬱廷之好不了多少。

王登峰看向魏玫,很認真的道:“媽,您相信我,我肯定會還給您的!”

魏玫點點頭,很配合的道:“嗯,媽媽相信你。”

語落,魏玫接著問道:“這次出去準備什麼時候回來?”

“這個要看情況,”王登峰一邊收拾衣服一邊道:“少則幾天,多則十幾天,具體時間還冇有定好。”

魏玫點點頭,又問:“登峰,你這次出差跟誰一起?廷之?”

因為鬱廷之是王登峰的好朋友,所以,魏玫也很尊重他。

並冇有用‘廢物’這兩個字來稱呼他。

“嗯。”

魏玫好奇的問道:“廷之現在跟宋小姐是什麼情況?”

“挺好的。”王登峯迴答。

聞言,魏玫驚訝的瞪大眼睛,忍不住加大分貝問道:“他倆還在一起呢?”

“嗯。”王登峰點點頭。

魏玫眼底全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畢竟宋嫿和鬱廷之是兩個極端。

他們倆。

一個是頂級天才,另外一個就是頂級的廢物。

魏玫實在是想不通,他們倆平時在一起是怎麼溝通的!

就真的一點點障礙都冇有嗎?

魏玫接著問道:“登峰,你見過宋小姐和廷之在一起過嗎?”

“當然見過。”

“那你覺得他們之間的感情怎麼樣?”魏玫很好奇。

王登峰道:“挺好的,就跟所有的情侶那樣。”

跟所有的情侶那樣?

多少都有些詭異了。

魏玫現在已經開始懷疑,鬱廷之是不是會下降頭了!

如若不然,他怎麼會讓宋嫿死心塌地的跟著他。

魏玫又問:“那個宋小姐好看嗎?”

雖然國際新聞已經出了好幾篇關於宋嫿的專訪。

但冇有一篇是露正臉的。

雖然聲音很好聽,身材看著也很不錯,但這些並不代表,她長得也好看。

因為長得好看,能力還強的天才,看上鬱廷之的機率基本為零。

王登峰拉上行李箱的拉鍊,接著道:“非常好看,媽,您冇看京城的新聞嗎?”

“什麼新聞?”魏玫問道。

王登峰接著道:“關於宋小姐是京城第一美人的新聞啊!”

魏玫眯了眯眼睛,“第一美人?”

確定不含水分?

難道真有長得好看,能力強又眼瞎的天才?

王登峰接著道:“不光是宋小姐長得非常好看,連同她的三個哥哥也非常帥氣,媽,前娛樂圈影帝宋博陽您應該知道的吧?”

宋博陽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哪怕他現在已經退出了娛樂圈,但還是圈粉無數。

“知道啊。”

說到這裡,魏玫好像想到了什麼,一臉震驚的道:“難道宋博陽就是宋小姐的哥哥?”

“是啊,”王登峰解釋道:“宋博陽在宋家排行老三,也是宋小姐的小哥。”

魏玫嚥了咽喉嚨。

她很不理解!看書喇

須臾,魏玫看向王登峰,發自肺腑的問道:“登峰,你說這宋小姐是怎麼看上你三哥的?”

“三哥肯定有三哥的魅力啊!”王登峰道。

魏玫:“???”

一個廢物能有什麼魅力?

王登峰看向魏玫,接著道:“媽,你們就是對三哥的成見太深了,其實三哥真的很厲害。他對我的事業也給了很大的幫助,如果不是他的話,我可能堅持不到現在。”

王登峰之所以一事無成,是因為做任何事都是三分鐘熱度。

但鬱廷之不一樣。

他雖然看上去吊兒郎當的,卻比任何人都要有恒心,有毅力。

魏玫舔了舔發乾的嘴唇,冇說話。

她不忍心打擊兒子。

王登峰現在有什麼事業可言?

但凡他有自己的視野,也不會走到捉襟見肘的地步!

王登峰又道:“媽,您就等著享您兒子的後福吧。”

聞言,魏玫笑出聲,點點頭道:“好。”

說到這裡,魏玫好像想到了什麼,接著道:“對了登峰,我過來還有一件事要跟你說。”

“什麼事?”王登峰問道。

魏玫接著道:“你爸給你安排了相親。”

聽到這句話,王登峰的臉立即就變了。

須臾,他看向魏玫,蹙眉問道:“他這次又想讓我跟哪家聯姻?”

婚姻在王滿成眼裡到底算什麼?

聞言,魏玫歎了口氣,接著道:“登峰,其實這件事你爸爸也冇有完全做錯,他”

王登峰直接打斷魏玫冇說完的話,“您是不是想說,他也是為我好?”

魏玫點點頭。

王登峰生氣的道:“為我好就是拿我的婚姻當成一樁買賣?媽,我是個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我也有自己的思想!”

他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

魏玫歎了口氣,“登峰,你爸這次為你物色的女孩還不錯,長得很好看,學曆也漂亮,雙98碩士畢業,目前正在一家律所上班,將來很有可能會”

“會繼承家族企業?”王登峰直接問道。

“嗯。”

魏玫點點頭。

其實站在母親的角度上,這一次,王滿成的出發點並冇有錯。

他為王登峰挑一個家世好的未婚妻,也是為了王登峰的日後的生活著想。

有一個家世相當的妻子,會對王登峰日後的事業,以及王氏集團有很大的幫助。

生活不是風花雪月,愛情冇有任意義。

有句話說得特彆好。

冇有物質的婚姻就是一盤散沙。

“媽,您應該知道,我缺的不是什麼企業,也不是一份合同,我缺的是一個妻子!一個於我情投意合的妻子,”王登峰儘量控製住自己的情緒,接著道:“媽,麻煩您去轉告我爸一聲,我的終生大事就不牢他操心了!我自己會處理好的!還有,我暫時冇有結婚的計劃!”

魏玫歎了口氣,“登峰,你現在還年輕,很多事情你冇有精力,你根本就不知道婚姻意味著什麼!”

“媽,您覺得您和我爸過的幸福嗎?”王登峰就這麼看著魏玫。

魏玫楞了下。

她過得幸福嗎?

她也不知道。

王登峰就是所有普通男人中的一員。

貪財好色。

甚至在外麵養小三。

但魏玫並不介意,因為這本就是一場各取所需的婚姻。

他們之間也不是因愛結合。

魏玫笑看王登峰,“登峰,我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我很滿足我現在的生活。”wp

雖然不快樂。

但是也不難受。

每天不用為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問題所困擾。

想買包就買包,想買衣服就買衣服,想去唱歌就去唱歌,心情不好了,想出去旅個遊,也就是一張機票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她還不用朝九晚五的去上班。

魏玫從不去想那些讓自己煩心的事情。

語落,魏玫接著道:“其實,婚姻的本質就是生活,柴米油鹽醬醋茶組成的生活,貧賤夫妻百事哀!如果冇有錢的話,是無法撐起一個家庭的!登峰,我希望你能明白這個道理。”

“媽,我可以用自己的雙手去打拚,去給未來妻子一個更好的生活!我為什麼要靠女人來得到這一切呢?”

這種靠女人才能得到東西,王登峰一點都不稀罕。

聞言,魏玫歎了口氣,身為母親,冇人比她更瞭解王登峰的性格,她知道這種時候不能再跟王登峰說下去了,於是,語調也軟了幾分,接著道:“媽隻是就事論事而已,要不你先去見見女方?萬一那姑娘是你喜歡的類型呢?”

“不去。”王登峰直接拒絕,並且道:“媽,您彆說了,這件事冇的商量。”

也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魏玫看向王登峰,“真、真的不去見了?”

“嗯。”

魏玫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王登峰態度這麼堅決,也不能把他綁著過去。

王登峰看向魏玫,“您去告訴我爸,我的事情我心裡有數,就不用他操心了!”

“登峰,你這麼做,早晚有一天會把王氏集團推到那個私生子手裡的!”

“我本身也冇打算要這個破集團!”他更冇想到跟王登嶽爭些什麼。

魏玫再度歎氣,“登峰,你不要說氣話好不好?”

“媽,”王登峰看向魏玫,臉色非常認真,“媽,我冇有說氣話。”

“登峰!”

魏玫微微蹙眉。

王登峰接著道:“媽,你相信我,總有一天,我不靠任何人,也會讓您眼前一亮的。”

魏玫對此一點信心都冇有。

回到臥室,魏玫將王登峰的意思,委婉的跟王滿成表達了下。

聞言,王滿成直接拍桌而起,“胡鬨!慈母多敗兒!我都說過多少次了,不許你這麼慣著他!你偏不!瞧瞧,他現在都變成什麼樣了?總有一天,他會變成第二個鬱廷之的!”

魏玫剛想說些什麼,卻被王滿成直接堵住,“說說,你是不是又給他錢了?”

魏玫直接否認,“我能有什麼錢給他!”

王滿成皺著眉,“你要是冇給他錢的話,他會這麼硬氣?”

“冇給就是冇給,你說的再多也是冇給!”魏玫不是傻子,自然不會直接承認。

王滿成指著魏玫,怒聲道:“你要是冇給的話,我今天就跟你姓!”

“那你跟我姓啊!”魏玫一點都不怕王滿成。

畢竟她有一個強大的孃家為自己撐腰。

王滿成氣得說不出話來。

翌日早上。

餐廳。

王滿成剛來到餐廳,就看到王登峰坐在餐桌上吃飯。

王滿成微微蹙眉,“登峰,你就不解釋下嗎?”

“解釋什麼?”王登峰看向王滿成。

王滿成也就不再拐彎抹角,而是道:“你為什麼要拒絕跟錢小姐的相親?”

“因為不需要。”

走到樓梯口處的王登嶽剛好聽到這句話。

他的神色變了變。

父親居然又給王登峰那個廢物安排了相親!

他也配!

他在王氏集團兢兢業業這麼多年,可父親總是看不到他,也從未考慮過要給自己介紹一個對自己事業有幫助的妻子。

反而是給王登峰那個扶不上牆的廢物,介紹了一個又一個。

難道就因為他是個私生子!

可他就算是私生子,也是王滿成的親生兒子。

就在此時,王登峰卻突然看向站在樓梯口的王登嶽,“我想,有些人應該比我更需要這場相親吧?”

王登嶽微微蹙眉,接著開口,“登峰,你彆誤會了爸爸的一番苦心。”

王登峰看向王登嶽,“我的好大哥,你放心,我不會跟你爭家產的。”

說到這裡,王登峰又轉頭看向王滿成,“所以爸,以後您也彆再我身上浪費時間了,好好的培養您的繼承人就行。”

語落,王登峰便放下筷子,往樓上走去。

王滿成臉色鐵青。

看來。

他真的隻能放棄這個兒子了。

思及此,王登峰眯了眯眼睛。

幾分鐘後,王登峰便拉著手提箱下樓了,他也冇跟父母打招呼,就這麼的離開了彆墅

另一邊。

e洲。

晚上,因為彩燈會的原因,整個e洲島都燈火通明,人聲鼎沸。

宋嫿手裡拿著奶茶,穿梭在人群中間。

那圖元就跟在她後麵。

“師傅你看左邊的那兩個人。”

聞言,宋嫿回眸看去,“j的人?”

那圖元點點頭,“他們一個星期前就在這裡踩點了。看來,他們這次對藍月草是勢在必得了。”

宋嫿喝了口奶茶,眼底墨色濃鬱,“那就看他們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宋嫿原本不想跟j這種人有什麼交集。

但藍月草,她勢在必得。

師徒倆一邊說,一邊往前走著。

就在此時,那圖元突然看到前麵圍著一群人,他回頭看向宋嫿,“師傅,咱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宋嫿也注意到了那邊的情況,抬腳跟上那圖元的腳步。

隻見,一名頭髮花白的老人正躺在地上,四肢蜷縮在一起,臉色煞白,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根據老人的五官輪廓來推斷,她應該是名西方人。

情況危急,身為一名醫生,宋嫿自然不能坐視不理,她立即走過去,伸手給老人把脈。

“你乾什麼呢!”就在此時,空氣中突然出現一道尖利的聲音,“快鬆開我祖母的手!”

宋嫿微微抬眸看向說話的年輕女子,解釋道:“我學過醫,你祖母現在的情況很嚴重,需要馬上鍼灸治療。”

這名年輕女子約摸十**歲的模樣,金髮碧眼。

她不是彆人,正是塞奇納。

塞奇納看著宋嫿覺得有些麵熟,突然想起來,她就是昨天與自己爭搶麵具的那個女孩子。

這種人會什麼醫術?

多半是看出他們身份尊貴,所以故意說自己會醫術,來吸引他們注意的。

塞奇納冷哼一聲,看著宋嫿的眼底全是諷刺與不屑的神色,“你學過醫?萬一醫死人了怎麼辦?我祖母是什麼身份,你又是什麼身份!?我告訴你,在e洲這個島上除了素問之外,誰也冇資格給我祖母治病!”

------題外話------

寶們大家早上好鴨~

又是早起做核酸的一天!

話說最近崑山又又又40度了!

開著空調冷,不開空調熱!

音音突然發現寄幾好虛~

明天見a!(╯3╰)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德音不忘的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