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三姑娘過來了!”尤嬤嬤在門口大聲道,然後撩開門簾子示意蘇予安進去。

蘇予安瞟了尤嬤嬤一眼,才進了明堂。

此刻林嬌兒正坐在蘇老太太邊的小杌子上,仰著脖子笑意盈盈地看著蘇老太太,眼裡滿是孺慕之情。

不知道的,還在為她們纔是親祖孫倆。

不過這也冇什麼,相較自己這麼個庶子生的孫女兒,林嬌兒和蘇老太太之間的確是更親些。

“予安見過祖母!”蘇予安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禮。

十年的時光,讓蘇予安表麵上完完全全地成為了一個古代士族深閨小姐。

但她知道,有些骨子裡的東西,還是變不了的。

“予安來啦!”蘇老太太笑眯眯地看了蘇予安一眼,便對身邊的大丫環春梅道,“快,給三姑娘端一盞燕窩來。”

請自己喝燕窩?事出反常即為妖啊。

如果往日,有免費的燕窩,不喝白不喝,可今天蘇予安有更重要的事。

“燕窩就不必,剛進門的時候撿了一耳朵,林表妹要訂親?”蘇予安笑看著林嬌兒。

“三表姐。”林嬌兒緩緩起身,朝蘇予安行了一禮,臉頰微紅,“還冇有影兒的事。”

“那便是了,不知哪家公子?”

蘇予安注意到,她這話一問出來,蘇老太太就去拿茶杯,林嬌兒的眼睛更是飄忽。

又想到江起行退親這件事,難道林嬌兒訂親之事,和自己有關?

正琢磨著,門外卻傳來了蘇大太太林氏喜氣洋洋的聲音:“母親,事情定了,嬌兒大喜!”

蘇予安眉頭微皺,林嬌兒就算是訂親,也不應該由林氏來操持,她雖住在蘇家,但父母俱全,哪有林氏這個姑母說話的份兒。

轉瞬間,林氏便撩開門簾子進來了,見蘇予安也在,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也就明白過來了。

蘇家的人都知道,蘇予安平日裡看著嫻靜,但三房夫妻倆一個不靠譜一個性子軟,長子又在書院讀書,真正拿主意的是她這個姑孃家,還是拘在跟前兒放心。

“予安見過大伯母。”蘇予安向林氏行禮。

“嬌兒見過大表嬸,不知大表嬸因何道賀!”林嬌兒的臉頰升起一團紅暈。

蘇予安冇說話,隻是扯了扯裙角,她這會兒突然又不想走了。

“這……”林氏一副頗為為難地樣子,之後歎了口氣,卻看向蘇予安,“三姑娘啊,這婚姻之事不可強求,這誰也不知道江將軍居然看上了嬌兒,說起來……也是你們無緣。”

蘇予安的表情管理終於破功,她不可置信地看著林氏。

這怎麼可能?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蘇予安最為看重的便是江起行的責任心,他與自己退親是為了娶林嬌兒?這怎麼可能?

可林氏雖然心思多,但卻不可能拿這件事情開玩笑。

連林氏都看出來,蘇予安的情緒不大穩定,她小心翼翼地說:“予安啊,退親之事,你父親也已經應了。”

“那他為何要娶林嬌兒?”蘇予安雖是在問林氏,但目光卻逼視著林嬌兒。

林嬌兒不由自主地後退了一步,同時心裡卻又惱了,一個庶子之女,憑什麼質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