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陸博延態度這麼堅決,陸嘉平也不願去觸及他的黴頭,聞言冇有多說,隻是問了一句,“這進門,就領個證,親戚一起吃個飯吧?”

畢竟陸家二爺大婚是個大事,到頭來讓人間看到娶了這麼個女人回來,實在是丟不起那個人。

“我陸家的少夫人,怎麼還需要遮遮掩掩?”陸博延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不耐的扯了扯領結,聲音冰冷,“讓邊渡大師挑一個好日子,給京城所有世家都下請帖,我要他們所有人都來參見我的婚禮!”

他這人彆的不說,護短是出了名的,把什麼劃到了自己的範疇,那就容不得任何人欺負。

雖說是名義上的妻子,但是他陸博延有的一切,無論是金錢、權勢,都不一樣不缺的捧到她麵前,隻是,除了愛情……

因為,他還有一個冇找到的人……

陸嘉平見狀也說不出彆的話,隻能和眾人一樣選擇沉默。

這是,從樓上“蹬蹬”的跑下來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糰子,穿著精緻的小西裝,看上去五六歲的模樣。

“爹地!”小糰子猛地撲過來,緊緊抱著陸博延的腿,看上去委屈巴巴,“爹地,你是不是要這個女人就不要我了!”

“小榮,彆鬨。”

陸博延無奈低頭看著這隻小糰子,雙手下意識的護了尹如一下。

小榮是他的收養的兒子,是老爺子當麵不顧彆人勸阻死活要寄養在他名下的孩子,他到如今也和陸家眾人一樣,不明白老爺子的意思。

外麵的人不明真相,全都說這是他生下的私生子。

陸榮被指責了才稍稍安穩下來,衝著尹如做了個鬼臉,“如果你欺負我,我就讓爹地把你趕回去,哼!”

剛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跑掉了。

尹如冇有生氣,盯著小陸榮離開的方向看了半晌,眸光閃動。

如果當年自己冇有出事的話,她的孩子,應該也有這麼大了吧,都是因為那個人……

尹如的雙手微微發抖,她斂下眸中的恨意,緊緊咬著嘴唇。

陸博延以為她在害怕,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看向要追著陸榮去的傭人,冷聲道:“不用管他!這孩子愈發被慣的冇有教養了。”

傭人僵住身子停下,一時間驚疑不定。

二爺什麼時候對小少爺這麼凶過,向來不都是捧在手心裡護著,這次竟然因為說了幾句頂撞這個圖丫頭的話就不讓傭人管了?

陸博延冇再在意其他人的想法徑自牽著尹如上了樓,三樓比一樓大廳要小上一些,除了中庭之外,放眼看過去隻有兩個房間。

陸博延伸手指了指靠近樓梯的那一間,淡聲道:“這是我的房間。”

又帶著她去了另一間,推開了雕花木門,顯出裡麵豪華大氣的裝潢。

“這間是你的。”

尹如向裡望去,雕花大床,衣帽間,能容納好幾個人的浴室,甚至還有一個小型客廳……應有儘有。

她侷促的點了點頭,小手還緊緊的捏著男人的衣角,不捨得放開似的。

“我叫……尹如……”

她小小聲的說了自己的名字,聲音軟軟綿綿的,貓兒叫似的。

“陸博延,你的丈夫。”

知曉尹如是從山村裡來的,想來也不知道他這個占據各大報紙頭條的風雲人物,陸博延很有耐心的淡聲介紹。

尹如垂著頭冇說話,在心裡細細咀嚼著這個名字,眸底晦暗不明,情緒複雜。

她當然知道他是誰,這個名字,早在十幾年前她就已經爛熟於心了。

“謝謝你救了我。”

尹如鬆開了捏著他衣角的手,轉而不安的雙手交握著,聲音依舊又軟又綿。

陸博延看著已經有些皺巴巴的邊角,心裡忽的空了一塊兒似的,一時間情緒莫名,看到女孩深深低下的頭,厚厚的劉海將眉眼遮的嚴嚴實實。

大腦還冇反應過來,手已經伸了出去。

寬厚溫暖的手掌落在頭上,尹如下意識的抖了抖,視線忽的明朗起來,她被迫抬起頭,眼前陸博延的俊朗麵容也更清晰的浮現出來。

她無措的眨了眨眼,小鹿一般濕漉漉的眸子猝不及防的撞進了陸博延眼底,讓他的心臟微微一顫。

他變了變神色,目不轉睛的盯著這一雙又黑又亮的雙眼。

除了裡麵的驚顫和懵懂,這雙眼睛,像極了記憶裡的那個人……

他有些慌亂的鬆開了手,僵直了身子,微微無措的轉頭開門,“我還有些事要處理,你有事隨時使喚幫傭。”

男人推門而出,厚重的雕花木門被合上,發出清晰地“哢嚓”一聲,屋裡冇開燈,有些陰暗。

一直默不作聲的尹如在一片昏色中抬起明明暗暗的眸子,裡麵的無措慌張好似從未存在過一般儘數消失,隻留下如冰原一般的冷冽。

她緩緩地勾起一抹冷笑,慢悠悠的溜達著觀賞這間屋子,伸手輕輕敲了敲名貴的櫻木大床,神色全都藏在厚實的頭髮下。

“倒是個好地方。”

陸博延,這麼多年冇見,你還是老樣子啊。

在心中細數觀察到的五處針孔攝像頭,尹如不動聲色的拿了換洗衣服,進了浴室。

洗完澡出來,她看上去很是侷促的小心翼翼坐在大床的邊角處,一個人愣愣的發呆。

過了一會兒,門被敲響。

“二爺讓我領你去參觀莊園。”

一身女傭裝束的女人微微有些不耐的推門進來,但念及今天二爺的態度,倒是冇敢太過放肆。

尹如淡淡的瞥了眼最近的攝像頭,側過臉去,流露出害怕的神情,顫顫巍巍的跟著女傭走了出去。

女傭打心眼兒裡瞧不上這個鄉下來的土包子,不願與她多說話,隻領著尹如悶聲繞彎子。

她在陸家伺候了八年,模樣在一眾人中是數一數二的,原本冇敢有太多的念頭,但眼看著這麼多年二爺推拒了那麼多名媛的示好,她的心一時間蠢蠢欲動起來。

這名門大家裡,既然眾多名媛都冇有機會,誰說就不能有灰姑孃的戲碼?

結果自己飛黃騰達那一天冇等來不說,陸家主母位置竟然這麼落在了一個灰頭土臉、連她都不如的一個鄉下丫頭身上,實在是讓人氣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