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猛竭力否認的事,葉白一笑而過。

實際上,哪怕葉白不提,薛猛心裡也隱約有這個猜想。

問題是他不能接受啊!

無痕走後,薛猛又苦練三年劍法。

薛猛信誓旦旦說道,

“修羅,單論劍道造詣,我絕對在你之上!”

“啊對對對。”

葉白翻了個白眼,

“你和我一個法師比劍法,瞧把你能耐的。

咱倆要不要比悟劍?冇有任何炫耀的意思,我這些年小悟了三百七十四劍”

薛猛:

他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薛猛失落的情緒還冇有消散,突然眼前一亮,湊到修羅麵前,

“兄弟,你悟了那麼多劍”

他冇忘,自己二爹走的時候,還吩咐自己悟劍來著的。

薛猛這些年發揮很穩定,一劍冇悟。

等二爹回來的時候,薛猛恐怕就要掛了。

要想辦法給自己留條後路才行!

他自然想到,和葉白做一筆交易。

“自己的作業自己做!”

葉白態度很明確。

想要自己幫忙?

要加錢!

如今有一座萬物閣在手裡,葉白還真不在乎一般的小錢。

再說了,薛猛999的收入都要上繳。

早就成窮鬼了!

往日裡最能掙錢的一隻羊,如今成了禿羊,還不是葉白薅禿的!

關鍵是,薅羊毛那三個人是葉白異父異母的親兄弟啊!

【主要是你打不贏】

瞎說什麼大實話!

葉白冇理會屑眼的嘲諷,看著眼前魔氣肆虐的永恒高塔,微微一笑。

“總算能做點擅長的事了!”

其他至強者,虐菜的的時候,都毫無波動。

唯獨修羅,虐菜的時候格外興奮。

一時虐菜一時爽,一直虐菜一直爽。

他準備闖塔了!

“永恒高塔,我修羅回來了!”

永恒高塔,第四十九層。

一道白芒閃過,葉白回到了他忠誠的永恒高塔。

和葉白想象的不太一樣。

這裡的精靈祖,竟然冇有死!

要知道,當初逍遙闖關前,她就已經在這裡了。

葉白看著眼前巨大的生命樹,立刻明白過來。

精靈族真成木頭了。

精靈祖見到葉白現身,也冇有立刻發動攻擊,反倒示意自己冇有惡意。

“請允許我說幾句話。”

精靈祖搶先開口說道,

“永恒九族確實犯下過一些錯誤,導致了今天的局麵,但並非所有人都是愚蠢的。”

葉白冷笑了一聲,冇有搭話,示意對方繼續。

“在上一世,我們就意識到,建造永恒高塔的結果,可能不會太好。”

精靈祖繼續說道,

“我,血祖,天使祖,暗中達成了聯盟”

這段曆史,很少有人知道。

不過,葉白倒是知道,血祖和天使祖,都不是省油的燈。

血祖至今不知去向。

天使祖明確去了上界,是極少數擺脫至強魔神的存在。

而精靈祖

實力最弱,存在感也最弱。

按理來說,作用也最弱。

三人結盟,能做什麼?

精靈祖歎了口氣,

“我從未達到過至強境界,所以我冇有被至強魔神影響。

血祖也是一樣,不過,和我不同的是,血祖是主動放棄至強境界,而非像我一樣失敗”

在上一世毀滅之前。

隻要曾到達過至強境界的存在,都會被至強魔神吸納為一體,變成至強魔神的一部分。

天使祖跑路了。

血祖退卻了。

精靈祖是冇資格。

三人情況不同。

精靈祖繼續說道,

“按照我們最初的計劃,在永恒高塔開啟時,血祖就會突破到至強者,配合天使祖,打通此界和上界”

精靈祖歎了口氣,樹杈子搖頭,

“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血祖並冇有突破,兩界也冇能打通。”

啊這

葉白萬萬冇想到。

問題還是出在大哥身上。

如果不是夢魘的話,血祖這個計劃還真有可能成功!

至於之後如何,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們可能把整座塔送去上界,然後關閉兩界通道。

也有可能,自己逃走,而把至強魔神這個麻煩留下來。

不管哪一種,都比現在強。

“我花費了三年的時間,隻打通了一個小通道,可以和上界溝通”

這個東西,葉白還真有點興趣!

葉白衝著眼前的洞口,像打電話一樣,吆喝著,

“喂喂喂,聽得見嗎?”

洞口裡一點反應也冇有。

葉白看向麵前的精靈祖,意思很明確:

你這上界也太假了!

“咳咳。”

還冇等精靈祖辯解什麼,洞口傳來一個男人咳嗽的聲音。

葉白眼前一亮。

這聲音,有點耳熟!

通訊通道另一邊,黑衣劍客歎了口氣,無奈說道,

“上界,一個能打的都冇有。”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明月老賊的網遊:隻有我能看到隱藏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