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點小伎倆又怎麼能逃得過她這個21世紀頂級特工的眼中,花顏清眼神微眯,上前一把狠狠地抓住了她的頭髮,硬生生將女人拽倒在地上。

“啊啊啊啊!”沈月雯吃痛的失聲尖叫起來,麵紗隨著動作的擺動過大掉了下來,露出精緻而又猙獰的小臉。

這是…丞相府的嫡女沈月雯!!?

那…那…那個他們剛剛要強的無鹽醜女豈不是當朝草包郡主——花顏清!?

倆個大漢都瞠目結舌,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慶幸自己的腦袋還在頭上,不過下一秒女人的話就再一次讓他們將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留你們一條狗命,可知道是為什麼?”花顏清銳利的眸子森然冷瞪,伸手朝桌上的酒指了指。

兩個壯漢霎時間臉都白了,緊張的嚥了口口水。

“你…你瘋了花顏清!!你個賤胚子快放開我!”沈月雯怎麼會不知道桌上那壺酒是什麼東西,頓時也不顧頭皮的劇痛掙紮起來,卻被對方死死的箍著,絲毫動彈不得。

“要快活一場還是…”女人眸間閃過一絲嗤笑,一字一頓道:“要我帶你們下、地、獄!?”

這副模樣活像個要來收人的閻王修羅,讓人不寒而栗。

她…她真的是那個草包郡主?

在場的二人都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心一橫,咬著牙哆哆嗦嗦的就拿起桌上的酒壺灌了起來,畢竟在活著麵前害怕算個屁!

很好。

花顏清將女人一掌推在了床榻之上,隨即點了她身上的幾個穴位。

她眉宇間皆是陰冷,輕輕拍拍女人的臉頰:“大姐姐,可要好好享受呢…”

沈月雯被點了啞穴和麻穴,渾身上下隻有眼珠子能動,那憤怒和爆裂幾乎從眼眶中爆炸,嗚嗚的叫著,活生生要將她給吃下去!

花顏清冷笑一聲,撿起地上的麵紗帶上後便瀟灑走出了門外,絲毫不顧身後吃人的目光。

屋裡斷斷續續的聲音入耳。

草包郡主?花顏清嘴角輕扯。

嗬,那她花顏清也能逆天而行,顛倒乾坤!

出了屋外看見來來往往的小二和客人,花顏清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身處於仙居來。

也就是千染國中最大的酒樓。

身上忽起一股莫名的燥熱,自小就嚐遍百毒的她又怎麼會不知道自己中了春幽冥毒?

嘖...是個麻煩事。

她踅身看向身周的廂房,眸子瞥了瞥四周唇角勾起幾絲笑意,往廂房裡鑽去。

不一會,仙居來二樓的貴賓廂房內就聽見接二連三的破門聲和尖叫聲。

龍祁連神色淡淡的抿下一口玉醅泉,聽著門外愈來越近的動靜。

他耳力極好,剛剛隔著諸多房間的雜音就聽見了他們廂房內的一舉一動,嘴裡默默咀嚼起這個名字。

花顏清…慶安公主的那個遺孤?

聽說是被她丞相舅父養大的一個草包罷了,而且貌醜無鹽癡傻瘋癲。

冇曾想居然還能鬨出那樣大的動靜。

“轟隆”一聲,思閉門破。

廂房外風風火火矗立著一名女子,雙眸含春,淡紫色的麵紗隨風而動,讓人不禁遐想連篇,而她眉宇間卻帶著一股凜然的浩氣,白衣飄然。

這就是花顏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