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重天,季始台。

伴著嫋嫋仙音,一道青色身影從遠方款款而來。

“春神娘娘。”  

百花仙子眼含崇敬,領著一眾女仙盈盈一拜。

“人間立春將至,陰陽之氣相交。”歲離淺淺一笑,“這一輪始也要仰仗各位了。”

眾仙回道:“是。”

數萬年前,父神隕落。

此時六界隻有春冬二季,春則萬物復甦,冬則萬物凋敝。

冬神蒼玉下凡曆劫,歲離身為春神便更重要了。

待眾仙離去,歲離這才準備去找天帝長羲。

隻是剛一提起神力,不知為何竟有些暈眩。

隱去困惑,歲離重新提起神力往九重天去。

“帝君可在?”昊天殿前,歲離噙著笑詢問守殿小將。

昊天殿乃天帝正居,她雖為天帝之妻,卻也嚴守規矩。

“帝君……”小將眼神閃爍,不敢直視歲離,“帝君在和春之鄉。”

和春之鄉?

那是初始神樹所在地,同時也是她誕生之地。

歲離冇注意到小將的異樣,隻在意長羲去和春之鄉做什麼。

和春之鄉,天地一片綠意。

神樹下,歲離一眼就看見了長羲。

“阿羲。”她喚著他的名朝他走去。

“你來這裡做什麼?”長羲一見歲離,卻是麵帶不愉。

質問的口吻讓歲離一怔。

半響,她還是笑著解釋:“我聽說你在此處,便想來尋你。”

“你來此處,是因為……”說著,歲離麵上染上一絲緋紅。

未等說完,長羲卻冷冷打斷。

“不管因為什麼,你此時不該在此地,忘了自己春神的職責!”

“阿羲……”

歲離麵上緋紅儘去,隻剩蒼白:“你在此處,難道不是因為我的生辰嗎?”

生辰?長羲皺眉,隨即不耐道:“你又想要什麼?”

歲離艱澀動了動嘴角,對上他漆如墨玉的眼,最終隻說:“我想你陪我去人間遊玩,一日就好。”

實際上,她隻想讓他陪她多一會兒,哪怕隻有一日……

長羲睨著她:“你看來真的很閒。”

淺淺幾字,竟是說不上的冷漠譏誚。

一瞬,歲離隻覺冷到心尖。

她突然半句話也說不出。

隻和這個男人對視片刻,扭頭就要從和春之鄉離開。

離至半途,她突然想起,自己還未向長羲述職。

長羲說她不禁職責,但該做的歲離從來會做好。

按下心氣,她原路返回。

神樹下,長羲身姿依舊。

歲離朝前走了幾步,“長羲”二字還冇說出口,就見遠處一個從未見過的女子朝他走去。

歲離腳步莫名一頓。

隨即,眼見著那女子撲進了長羲懷中。

這一刻,歲離如墜寒窟。

明明她纔是長羲的妻子,此時卻連再看一眼的勇氣都無。

她下意識就隱去身形,飛身離去。

歲離不知自己是怎麼回到的六重天。

春辭殿,春神之殿。

歲離從脖頸間取下一物,眉眼難掩落寞。

這是三萬年前兩人成婚時,她與長羲在父神座下取心頭血凝結的血玉,她手頭這滴是長羲的。

心頭血對於神仙何其重要?

長羲說取便取了,她又怎麼會不動心不用情?

直至子夜,長羲纔回到寢宮。

歲離如往常一般,仍在等他。

“阿羲。”歲離起身相迎,伸手為他寬衣解帶。

“怎麼?”長羲閉著眼任她寬衣,語氣一如既往的冷漠。

“阿羲……”走到長羲背後,歲離壓著心底翻湧的苦澀,突然伸手抱住他。

那埋在後背的臉蒼白的一絲血氣都冇有,語氣帶著自己都冇察覺的乞求:“你會一直在我身邊嗎?”

長羲身形一頓,靜了片刻。

最後,他伸手拂去了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