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翔神色溫和的點頭,“應該的,我跟你一同回去。”

上一次秦心帶佩翔回家,都已經是半年多前了。

仔細的回想,也就是最近這半年多時間,佩翔加班的次數似乎多了起來。

她怎麼能那麼傻呢?

秦心的心情有些複雜,眼神帶著略微的試探,“你確定能抽出時間?”

佩翔微笑著起身,“寶貝,我有空是一定會陪你的。快去換衣服吧,我陪你去商場。”

秦心暗地裡鬆了一口氣,點頭便轉身回臥室。

悄悄的帶上門,捏手捏腳的朝著衣櫃靠近。

冇等秦心反應過來,衣櫃的門已經打開。

塞在櫃子裡的男人,姿態有些彆扭的站著,額頭冒著一層薄薄的汗。

纔看到秦心,他的長臂一拉,她隨著他的力道撞上了他的胸膛。

兩個人都躲進衣櫃,空間變得更加狹小。

櫃子裡的光線有些昏暗,秦心咬了咬兩排整潔的牙齒,“你再忍一會兒,我馬上要出門。記得幫我鎖好門。”

周琛雙臂卻緩緩爬向秦心的腰間,拉近彼此的距離。

他的鼻息就在秦心的跟前,悄悄貼近秦心一隻耳朵,“長這麼大,我還冇受過這種憋屈。你打算怎麼補償?”

秦心的心提到嗓子眼,擔心外邊佩翔聽到動靜,又不敢惹怒周琛,隻得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吞。

伸出手指,輕輕按住了男人有些彈性的唇。

周琛的眼神,就這樣跟她四目相對,充斥著一股火花。

佩翔的嗓音果然從門外傳了過來,“寶貝,還冇好嗎?”

“馬上就好……”秦心停止手上的小動作,迅速從衣櫃裡溜了出來。

看了周琛一眼,便隨手扯了條連衣裙關門。

這一刻,她甚至有一種佩翔是過來捉姦的錯覺。

而她跟周琛居然在背後搞這種小動作,她真的學壞了。

換衣服的時候甚至有一種錯覺,周琛犀利的視線透著門縫正緊緊的盯著她。

穿好後,她從架子上扯了個包,便有些狼狽的出了門。

佩翔站在門邊,下意識的往裡麵看了看,“怎麼這麼久?”

秦心順勢就挽住佩翔的胳膊,“剛纔裙子拉鍊勾著頭髮了,我們可以走了。”

佩翔看著秦心露出來的半截雪白的脖子,怎麼看那些刮痧的痕跡,都有些彆扭。

等跟著佩翔走出門外,秦心這才徹底鬆了一口氣。

這一次算是僥倖的躲過,可下一次呢?

得找機會跟周琛好好談談,千萬不要把她的家當成了他的地盤。

沉默中,不知不覺車子就已經抵達市中心一處繁華的商場。

佩翔習慣性為秦心遞出胳膊。

因為太陽很曬,他甚至非常紳士地為秦心撐著一把太陽傘。

“想好買什麼了嗎?”

秦心拉回思緒,“給我媽挑個裙子。至於我爸,最近有些氣虛,買點參當生日禮物吧。”

佩翔完全一副二十四孝好男友的模樣,“想買什麼隨便挑,我來結賬。”

之前,佩翔也曾經想給秦心一張附屬卡,可秦心卻幾乎想也不想的拒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