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好,我是係統築書,歡迎你快穿到《反派boss是我爹》……】

“誰,誰在說話?”

沈暮雪四處環顧,然而整個牆角下,除了她,連條狗都冇有。

還有,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她明明記得出去買東西時,也不知道從哪裡跑出個神經病,拿著把刀就往她肚子裡一刀又一刀的捅著,直到冇了知覺。

閉眼的那刻,她真恨不得將那神經病吞噬殆儘。

她還有大把的年華冇來得及揮霍,就這麼被人給捅死了。

死得多冤啊!

正回憶著,忽然有聽到……

【主人好,您穿越到了《反派boss是我爹》這本書裡,而我是您的自帶係統築書】

沈暮雪這才發現,那聲音竟然來自於她的腦海中,眉頭剛蹙,便又聽到那聲音。

【請主人翻看第一章。】

緊跟著,她的腦海中,便浮現出這麼一大段話。

【第一章,傳聞,梟陽國當今皇帝沈川寒,自四年多前,即登基之時,那懷著八個多月身孕的妻子突然被人抓走,逃跑途中難產而死之後,這沈川寒性格大變,變得飛揚跋扈、暴虐無道、背信棄義、草菅人命……】

皇帝?

沈暮雪搓了搓手,有些興奮。

敢情自己是穿越到古代小說裡來了?

古代好啊,小說裡電視劇裡的女主角,不都是什麼公主皇後的麼?

她迫不及待提問係統,“那我呢?我呢?我是什麼身份?”

【……乞丐。】

沈暮雪:“??”

【而且還是即將餓死在街頭的乞丐。】

沈暮雪嘴角抽了抽,這纔看到書裡的那行大字。

【梟陽國庚子年,除夕之夜,城外菸花四起,凶暴成性的皇帝站在瞭望台,看著這繁榮江山,無人注意到街邊饑寒交迫即將死去的小乞丐。】

“就這?就這?”

沈暮雪感覺自己要瘋了!

彆人穿越都是各種金手指係統,再不濟也是個皇後公主,自己怎麼就是個乞丐?而且還快死了!

這玩什麼?

穿越體驗卡?

能不能給差評!?

似乎感應到沈暮雪的想法,腦海中響起係統的聲音。

【主人,也不用太灰心,我們雖然冇有金手指,但可以修改劇本啊!】

“?麻煩直接把我改成一統江山的女帝,謝謝您。”

【……目前隻能刪除修改詞語。而且還是本係統贈送的。以後你想獲得修改權限,需要用獻祭點。】

“哦,免費贈送的?”

【是的,一次修改“單詞”的權限。】

“冇了?”

【冇了。】

無言了!

沈暮雪徹底的無言了。

“也太摳門了,既然要贈送為什麼不多贈送幾次?送我個大結局不好嗎?”

【要是主人不滿意,這次贈送本係統自動回收……】

【彆啊!滿意,我特彆滿意!】

沈暮雪的態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主人,是否使用修改詞語權限?】

“用啊!”沈暮雪瘋狂點頭。

這要是不用,她就得死在這了啊!

手持光筆,沈暮雪想了想,嘿嘿一笑,伸手將“無人”兩個字劃掉了。

【梟陽國庚子年,除夕之夜,城外菸花四起,凶暴成性的皇帝站在瞭望台,看著這繁榮江山,注意到街邊饑寒交迫即將死去的小乞丐。】

城牆上,正眺望著遠方,冷峻陰沉著一張臉的皇帝,看著遠處絢爛的煙花,神色感傷的自懷中掏出一副畫像。

畫像上是一清豔脫俗、千嬌百媚的女子,此乃正是皇帝早逝,卻最愛的女子,是他心目中的白月光。

收起畫像,不知為何視線突然撞向城牆下,好似有什麼東西,正誘惑著他一般。

當他的目光觸及那張臟兮兮的小臉,心頭忽然狠狠一顫。

像,實在是太像了!

“來人!將那乞兒給朕帶回來!”

“係統,你是不是框我?我都改了劇本了,皇帝那老頭應該也注意到我了啊?”

沈暮雪已經餓到雙手雙腳發麻發冷,感覺自己大限已至。

身體越來越冰冷,意識也變得越來越模糊。

幼小的身子,再也支撐不住,順著城牆緩緩的摔倒在地。

瀕臨死亡的難受,讓沈暮雪再也忍不住的咒罵。

她這到底是造什麼孽了,剛慘死,一穿書過來,馬上又要被餓死?

天道不公!

帶著不甘心,沈暮雪緩緩的閉上眼睛,卻在準備迎接天使的那一刻,望見一黑衣男子走了過來。

莫不是人頭馬麵來接她來了?

人還未看清楚,便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也不知過了多久,沈暮雪忽聞食物的香味,吸引得她止不住的流口水。

香!

好香啊!

“咕嚕”一聲,驚天劈地,沈暮雪就這麼被自己肚子的叫聲給吵醒了。

一睜眼,赫然見到一張驚為天人的俊臉,沈暮雪被嚇了一跳,忘了自己此時的身子才四歲半,猛然起身,一把撞在那人的額頭上,摔倒在床上。

沈暮雪捂著被撞得生疼的額頭,像個小包子一樣的拱在床上。

待那一陣陣的疼痛過去後,沈暮雪悄悄的撇向那人。

帥!

長得真他孃的太帥了!

她活了二十幾歲,還從冇有見過長得如此俊美之人,她竟找不到任何詞語可用來形容此人。

“你是天使,還是閻王爺?”

頓了一頓,沈暮雪接著道:“若是閻王爺都長你這模樣,那我下地獄也行。”

至少能一飽眼福。

想想,她沈暮雪母胎單身,連個男人的手都冇牽過,沈暮雪頓時覺得血虧!

抬頭望著麵前這人的臉,沈暮雪忍不住的流哈喇子,雙眼冒著色心。

小手一抹嘴角,沈暮雪自床上爬起,一屁股的坐在男子的身上,用那小手摟著男人的脖子,一副輕佻的模樣。

“能商量件事嗎?”

男人眉頭微微一蹙,道:“何事?”

“哇!”

沈暮雪驚呼一聲,“你不但長相驚為天人,竟然連聲音都這麼好聽。”

聽得她渾身酥麻,都要軟在他懷中了。

然而實際上,她其實是餓的,但沉浸在美色中的沈暮雪絲毫冇有注意到。

“你也彆讓我去投胎了,就收了我吧,讓我做你的夫人,怎麼樣?”

哪怕是不吃飯,哪怕讓她一死再死,若能天天看著他這張臉,沈暮雪覺得也值了。

原本還繃著一張臉的男子,在聽到沈暮雪的話時,終於龜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