嶠瀚鈺手機的鈴音還在響,發愣的冷清梨一下子回過神:“要不要吃點蛋糕再走?”

她潛意識覺得,今晚這一個接一個的電話,嶠瀚鈺肯定手上有急事。能留到現在,已經是給全了她麵子。替她爺爺撐了她今晚最硬的腰!

不過,她都已經吹滅蠟燭了,切一份蛋糕給來賓,這是最基本的禮貌。

向來不太愛吃甜食的嶠瀚鈺微微愣了一下,卻是點了點頭。

一直站在旁邊,沉默觀察的特助羅晉,瞬間瞪大了雙眼。

老闆今天太不對勁了,為這個女孩一次次破例。

他目光直直地在自己老闆和冷清梨之間來回挪動。

有貓膩!

肯定有貓膩!

冷清梨聽到嶠瀚鈺答應留下來吃蛋糕,她趕緊親手切下最頂層的蛋糕,甚至還好心給嶠瀚鈺分了一朵雕得栩栩如生的玫瑰花朵。

張敏站在一旁也有點心驚肉跳。

老爺子不是說,嶠少隻是來露個臉嗎?

這呆了都快有大半個小時了,竟然還吃了蛋糕!

這麵子可真的是給大了!得找個機會,好好讓老爺子去感謝一下!

眼見冷清梨還要招呼其他的客人,他摁斷電話,淡淡道:“先走了。”

冷清梨和張敏自然一路送他到門口。

張敏客客氣氣地和嶠瀚鈺道謝後,冷清梨站在台階口,目送嶠瀚鈺上車。

然而,就在羅晉為他拉開車門,一手擋在車沿上的時候,嶠瀚鈺忽然回頭看她一眼:“會下棋嗎?”

那聲音低低從她耳邊劃過,明明說的內容再正經不過,偏偏從遠處看上去,彷彿他側過身,在她耳畔低聲呢喃。

冷清梨下意識“嗯”了一下。

嶠瀚鈺想了想她爺爺的棋藝,點了點頭:“有空的時候,也可以來找我下棋。”想到冷老爺子連親孫女都看走了眼,嶠瀚鈺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其他可以演,但是,棋藝是最能展現一個人本質的東西。隻要下上一盤棋,他基本可以確定一切了。

冇待冷清梨反應過來,嶠瀚鈺已經上車離開。

然而,他和冷清梨都冇料到,就這麼轉眼的功夫,附近圍觀拍照的市民竟然拍下了他們剛纔附耳低語的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