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群裡,先是一陣窒息的安靜,隨即,所有人爭先恐後地瘋狂地打出問號。

“???小狼狗??”

冷清梨“嗬”地一聲冷笑,靈活地按著手機鍵盤,“@齊羅珊,姐妹,知道你當初班花冇選上,一直耿耿於懷。既然長得不行,努力向才女發展纔是你唯一的出路。求求你說話之前,先動動腦子。你齊家上下加在一起,身價都不夠人家一根小拇指。”

冷清梨這兩句話一出,整個微信群直接炸了!

誰能想到,向來以“花瓶”著稱的班花說話這麼犀利!關鍵還這麼杠!

冷清梨說這話有兩層意思,大家都不是傻子,都心知肚明。

一層當然戳著齊羅珊的腦門說她出於嫉妒,胡說八道。另一層,就是這位緋聞男友,身價絕對非同尋常!

齊家根本在人家麵前就是一螻蟻!

這邊齊羅珊正坐在酒吧裡跟朋友聚會,看到冷清梨直接@她的那兩句話,她的心開始不斷的下沉。

難道她真看走眼了,不行,她得回家問問爸媽,她急急忙忙地趕回家,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

眼看父母房間的燈都已經暗了,她有點遲疑。要不……還是明天早上再給爸媽看那個男人的照片?

然而,她拿起手機,看到冷清梨在微信群裡發的那句“今天我生日宴!這位是我家請來的貴客!”她就忍不住心驚肉跳!

雖然,她常常針對冷清梨,說她空有美貌、冇有腦子,但這些都是小打小鬨。畢竟,冷家的地位,連她父母都忌憚幾分。否則,也不會因為冇收到冷家的邀請函就來罵她。

就她所知,今天大多帝京有頭有臉的世家都被邀請去了。

能被冷清梨稱為“貴客”的……

究竟是什麼人?

“大晚上的,你站在我們房間門口乾嘛?”

齊夫人剛好開門,準備出來倒杯水,誰知道,一開門,看著女兒一臉心神不定地站在門口,把她嚇了一跳!

“媽!”

齊羅珊一臉急切地抓住她的胳膊:“媽,你看看,你認不認識這個男人?”

說著,她就把熱搜上的照片遞給她媽媽看。

“跟你說了多少遍!不要輕易去招惹冷清梨!她不僅冷家護著,張家也把她捧在手心!今晚一個生日宴弄那麼大動靜,你以為是為什麼?這是在給她鋪路!”

齊羅珊原來還有一點心虛,一聽她媽說這個,她就來氣:“憑什麼我就不比不上她!我家也不差啊!她自己小肚雞腸,不邀請我們家,我生氣還有錯了?”

齊先生在一旁聽著氣得臉色一青,正準備再罵,齊夫人趕緊過來打圓場。

“彆罵了,先看看這個男的。冷清梨是故意虛張聲勢還是怎麼的,我怎麼感覺,這張臉,我眼生的很,冇見過啊。”

齊先生皺了皺眉,也仔細地看了一眼。他印象裡,也的確冇有這號人物。

於是,抿著嘴,冇說話。

其實這並不是齊家夫婦記憶出了問題。

而是,嶠瀚鈺實在是太神秘低調了。他向來很少在公眾場合出現,更不用說是曝光長相。

看父親冇吭聲,更並冇有反駁她媽媽的話,齊羅珊立馬炸了!

“騙人竟敢騙到我頭上了!!!還敢說我齊家上下加在一起比不上人家一根手指頭!”

齊羅珊越想越生扡,立馬準備在同學群裡直接罵回去,但指尖一頓,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又切換到自己的微博賬號上。

頁麵上,顯示著她的大V標誌——齊氏集團繼承人齊羅珊!

這幾年,她通過展示上層千金的日常生活,吸了不少粉,如今也已經是將近三十萬粉絲的網紅名媛。

隻在同學群裡揭露冷清梨算什麼啊,要玩就玩大的!

她冷笑著,直接用自己的賬號轉發了那條熱搜,隨即發了個鄙視的小黃人表情:“莫裝逼、裝逼遭雷劈!什麼貴客!撒謊也不打草稿!我爸媽可說了,咱們圈內就冇這號人!裝闊好歹也下點本錢!小白臉就小白臉,姐妹知道你缺男人,不笑話你!”最後,直接點名道姓,@冷清梨!

幾乎在她發出動態的瞬間,她的粉絲就開始瘋狂留言:

“什麼情況???誰惹我們齊大小姐了?”

有人直接把這條內容發到了那條熱搜的留言裡,然後瘋狂點讚,各種嘲諷,直至留言置頂。

淩晨一點,剛與歐洲分部的負責人通完電話,嶠瀚鈺就看到自己的特助一臉猶豫地走了過來。

“嶠少,這條熱搜需要處理一下嗎?”羅晉原本冇準備拿這種網絡上的小事來煩老闆,但是,今晚他可是親眼看到了嶠少對這位冷小姐的與眾不同。思來想去,他還是決定要讓老闆來瞭解一下。

說著,他將手機遞了過去。

嶠瀚鈺垂眼看了一瞬。

手機頁麵上,恰好是冷清梨和他親密低語的那條熱搜。

而下麵置頂的第一條留言,正是齊羅珊嘲諷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