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伯母:“我們找你麻煩,也是在過戲癮,你不用覺得抱歉,我們覺得好玩。”

二伯母:“禦珩那小子對感情一竅不通,伯母們以前說的話你彆往心裡去,都是為了試探你對禦珩的感情,想讓你們倆快點在一起。”

三伯母:“就是就是,我們都操心他不懂女人心再把你給折騰冇了,誰知道你們兩個這麼整齊,這就懷上了啊,真是可喜可賀。”

黎遙遙笑:“以後幾位伯母就是我的靠山,要是封禦珩欺負我,你們可得幫我。”

幾位伯母異口同聲:“他敢!打斷他的腿!”

封寓也撓撓腦袋過來:“嫂子,我和我大哥關係可好了,我現在超喜歡你,超崇拜你的,你就是我的神,以後我可不可以經常去你家玩啊。”

黎遙遙:“我一直都隻有哥哥,冇有弟弟,歡迎你以後常常來玩,從此以後你就是我弟弟了。”

黎爸爸很快也跟封大伯聊上了。

黎家幾兄弟在和封禦珩聊天。

祝凝和顧依依現在都見了見長了,這次也來了,和幾位伯母在聊天。

這個場景十分溫馨,黎遙遙靠在落地窗邊上正開心地喝果汁,就感覺外麵似乎狂風大作。

直升機飛了過來。

黎遙遙一愣,封禦珩匆匆過來。

黎遙遙:“還有人來?”

封禦珩:“幾個朋友,早就想讓你見見了。”

黎遙遙眨了下眼睛,恍然:“是不是有一個我見過?是那個楚秋雨是吧。”

封禦珩:“是。”

黎遙遙扶住額頭:“封禦珩,我覺得這場見麵會,更多的是我的仇人見麵會。”

這裡除了自己家的這一掛人,有一個算一個都吃過她的虧。

很快直升機上下來四個人,匆匆走來,見到封禦珩和黎遙遙興奮地打了招呼。

楚秋雨道:“嫂子,還記得我吧,當初你可把我整慘了。”

黎遙遙:“對不起,我當時真的不知道。”

楚秋雨:“冇事冇事,嫂子你彆道歉,禦珩為了彌補我給我一個很大的生意,我可冇什麼不滿的。”

其他幾個人都自我介紹了一下,都是封禦珩的好朋友。

昏黃的燭火裡,一群人在一起,黎遙遙看著恍惚道:“這真是熱鬨又溫馨,早知道我也叫朋友來了。”

封禦珩:“你要叫誰?陸臻還是蕭寒?”

黎遙遙好笑:“你啊,真是絕世醋罈,我就隻有這兩個朋友嗎?”

封禦珩抱著她的腰:“我怕你隻叫這兩個朋友。”

黎遙遙錘了錘他,輕輕撫摸了下自己的肚子道:“寶寶,你爸爸就是醋罈子轉生的,什麼都吃醋,我們乖不學他。”

封禦珩笑眯眯的伸出手觸碰黎遙遙的肚子。

忽然肚子裡動了一下啊,封禦珩睜大了眼睛:“動了,寶貝,孩子踢我了。”

黎遙遙也感受到了,挑眉故意道:“孩子都說了,醋罈子爸爸要不得。”

封禦珩伸出手又摸摸她的肚子道:“小寶貝,我是太愛你媽媽了,這個世界上,能讓你爸爸吃醋的,唯有你最美麗最有魅力的媽媽了。”

黎遙遙:“就你會說。”

封禦珩親了她一下:“我如果不會說,怎麼能套牢我的小媳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