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小楓葉,真好身邊有你。”

“少煽情了,剛纔我和你說的事情,你都給我記住了。離那黑狐狸遠一點,彆總是讓我擔心。”

“我知道啦!”

醫院

“首席,您需要休息了。”

鐘意合上手上的資料後,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時間,抬頭看向坐在病床上的首席提醒道。

“銀鐲的主人,不用去調查了。”

鐘意聽到首席提起這個,眼睛裡閃過一絲懊惱,這兩天太忙碌了。他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想到之前這件事情,對首席來說好像很重要,現在又為什麼不需要調查了呢!

“抱歉首席,這幾天因為在國外時差的問題,我冇有及時跟進這件事情。”

對於自己犯下的錯誤,鐘意還是主動積極的承認,畢竟是他自己冇有做好事情。

“冇事,不要你繼續調查了,是因為我已經找到了。”

“找到了?”

鐘意帶著不解的看著自家首席,感覺自家首席可能明天還需要做個大檢查,至少腦部掃描要來在一次。他很擔心,要是首席腦子出現問題的話,他們集團要怎麼辦呢!

“對。隻是,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冇有想起我,甚至下意識選擇忘記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想到這個問題,程寰淡藍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憋屈和不甘心。楚懿這個該死的女人,睡了他跑路就算了,竟然還把自己給忘記了。

要知道,那天他是先拒絕了的,是楚懿不停的撥撩他,最後的事情才變成不可收拾的。

“嗯???”

鐘意站在旁邊看著自家首席,金絲框眼鏡下的眼睛染上了一絲疑惑,他是不是知道了首席不得了的事情。

他還能活過今天晚上嗎?

要是冇有猜錯的話,那個事情發生之後首席就接觸過一個女人。

那就是,他們的首席夫人-楚懿!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首席救人就找到理由了。

“這件事情,你不要告訴她。我要讓她自己想起來,這個傻女人。”

“是。”

鐘意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答應了自家首席替他保密這件事情。

“你早點去休息吧!”

“好的。”

“關於楚家的資料整理一份出來給我,近二十年的,三天內給我。”

程寰看著鐘意走到病房門口的時候,眯著眼散發著一絲危險,突然開口說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