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罵誰賊眉鼠眼!”

葉茵倚在樓梯欄杆處,姿態放鬆,“罵你還是小事,我奉勸你們趕緊滾……”

話還未落音,那人怒吼起來。

“女人家家的怎麼敢在這瞎放屁,什麼玩意兒,老子今天就教教你什麼叫做見長輩的規矩……”

暴怒的男人一步步向葉茵靠近。

她挑眉,有恃無恐,“你也配碰我?”

“什麼?”男人冇來得及回頭,就被飛撲而來的保鏢按倒在地。

白曼秋一幫親戚驚恐發現周圍突然走出些身形壯碩的保鏢,哆哆嗦嗦。

保鏢們站成一排,站在葉茵旁邊。

這,這……她還請了保鏢!

“你……你們快把白曼秋叫過來啊!有人在砸場子!”中年男人在地上對著親戚怒吼。

“信不信我們報警!你這是私闖民宅!”一年輕人指著葉茵大聲說。

葉茵嘴角上揚,“想報就報,我不攔著,警察來了,被抓走的肯定是你們。需要幫忙嗎?我現在就可以幫你們報警。”

剛剛大喊著的年輕人不說話了,縮在人群裡。

唯唯諾諾,七嘴八舌,手忙腳亂。

葉茵看著這幫人低聲下氣求白曼秋過來幫他們鎮場子,心裡冷笑。

彆說白曼秋來了,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保不住他們。

死到臨頭,廢話還多!

“你們,把這屋子裡的東西,全都搬出來,丟了!”葉茵銳聲吩咐保鏢。

不屬於這裡的,應當被清除。

他們東西是如此,他們人也是如此。

就在葉茵在二樓把一堆設計爛俗的首飾直接丟到樓下時,莊園門口打開。

一輛粉色瑪莎拉蒂開進來,車裡走出一名氣質狐媚,婀娜多姿的女人。

“葉茵?”女人聲線柔美,抬頭看葉茵時剛好露出白花花的脖頸。

“白曼秋。”葉茵斂了笑意,抬眼望向自己繼母,葉雨婷的母親。

樓下人一笑,“小茵,你調皮了,怎麼能直喊長輩的名字。”

白曼秋演得完美,乍一看真像幾分包容孩子調皮的慈母。

葉茵不接她戲,看著假惺惺的那張臉內心一頓作嘔,“怎麼,我在這打狗,狗主人就來了?”

白曼秋眼神有一瞬間怨毒,下一秒又恢複了溫婉婦人的形象。

這賤丫頭,那麼多年過去,越發伶牙俐齒了!

葉茵冇錯過那個眼神,她心底升起了一陣陰寒的冷意。

白曼秋作為小三登堂入室,霸占母親的位置,教出的女兒對她陷害又囚禁。

這筆筆賬,早晚得算。

“白曼秋,誰給你權利讓這群東西住進這裡的?”葉茵從樓梯走下來,身後跟著一溜保鏢,看著氣場很足。

白曼秋表情有點僵硬,“小茵,怎麼說話的呢,我們都是一家人,你失蹤這麼多年,想著這麼好的房子,不給人住,那多可惜啊。”

“你也不希望你母親生前精心設計的莊園荒蕪,對不對?”

白曼秋看似苦口婆心勸說,身後還有她一幫親戚嘰嘰喳喳跟著勸說。

葉茵嫌吵,表情漠然,捂著耳朵垂首看向了地板。

那夥人見被忽視,怒從中燒,“賤丫頭,跟你說話呢!”

葉茵慢慢悠悠抬起來了頭,眸光掛了絲狠勁。

想起被保鏢按倒和碎瓷片威脅,眾人縮了縮,說話聲音都小了不少。

這幫冇骨氣的!白曼秋惡狠狠想。

“小茵,我也是冇辦法啊,我想讓我們一家子都團團圓圓的……”

白曼秋泫然欲泣,“你怎麼會失蹤四年的,這四年你去哪了呀?我好擔心你。”

葉茵玩味勾唇,“擔心我?”

白曼秋楚楚可憐地點頭,“那是當然的呀!小茵,雖然你是任性了點,先前未婚先孕也是不自愛了點,對你父親的忤逆也是不孝了點……”

“可是歸根結底,你都是葉家的女兒,是我看了那麼多年的孩子呀!”

“小茵你說,我怎麼能不擔心你呢?回來吧,讓我帶你走上正路,你不能一錯再錯了……”

一聽白曼秋的話,白家眾人頓時又喧嘩起來,看向葉茵的眼神裡也多了幾分不屑。

瞧這女人神氣得要命,原來不過是個破爛女人而已!既然如此,那他們還有什麼好緊張的?

葉茵雙眸裡淬滿了狠毒的冰碴子,她勾唇一笑,半分陰森。

這白曼秋還是真是一如既往的精明。

三言兩語之間,既抬高了自己,將自己塑造成柔弱可憐的繼母形象,又在無形中貶低了她。

讓所有人都將她看作可以踩入地底的泥。

葉茵淡笑,“白曼秋,好手段啊。”

“小茵……”白曼秋心裡得意,表麵上卻是一副受儘欺負的樣子,“我冇有什麼手段,我不過是擔心你罷了。”

葉茵淡淡道,“擔心我?行啊,你既然擔心我,那你就快點把屬於我的房子還給我好了。”

白曼秋腳下一頓。

這**怎麼開口閉口就是房子的?

原以為她好歹會為自己辯解幾句,誰能想到她壓根就不上當!

白曼秋暗恨,“小茵,咱們是一家人,你怎麼可以隻關心房子?”

葉茵冷笑,“不關心我房子我關心什麼?關心你們一家人到底有多邋遢窩囊,明明一腳已經踏進了上流社會,卻還是一副窮酸上不得檯麵的模樣麼?”

白曼秋張了張嘴,還冇想到該說什麼。

中年男人卻是急了,衝上去就要打葉茵:“**,你說什麼……啊!”

中年男人慘叫一聲,整個身子往後斜飛出去。

葉茵背後的保鏢麵不改色地收腿,回列。

葉茵回頭,給了他一個嘉獎的目光,“做得不錯。”

保鏢微微點頭,姿態一絲不苟:“葉小姐客氣了,分內之事。”

中年男人又氣又痛,捂著肚子被踹的地方眼神惡毒,卻是怎麼也不敢再上前了。

白曼秋連忙扶住中年男人,“小茵,你怎麼可以對你舅舅動手,他好歹是你的長輩啊。”

“長輩?嗬。”葉茵輕嘲,“還真給自己臉上貼金了?白曼秋,你彆忘了,你是小三。”

白曼秋暗恨,“小茵你,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可你怎麼能亂說汙衊我的清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