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筱筱在廚房忙活了一個小時,才把晚飯弄好。

今天做的都是秦筱筱最喜歡吃的,既然沈牧遠說隨便了,也就不必照顧他了,尤其是還有秦筱筱最愛的榴蓮粥。

很多人都受不了榴蓮的味道,但是最喜歡吃榴蓮的人來說,那特殊的味道就會讓人感覺欲罷不能。

秦筱筱倒是想看看,這個一臉冰山的總裁,一會兒吃到榴蓮粥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秦筱筱走到樓上,叫沈牧遠下來吃飯,但是當沈牧遠坐下來,表情有些怪怪的。

“你煮了寫什麼啊?”沈牧遠有些狐疑地問。

這味道,怎麼有點像那個?

“我煮了粥,很好吃的,而且大補哦。”

秦筱筱說著揭開了榴蓮粥的蓋子。

“額,榴蓮,粥?”沈牧遠不苟言笑。

“怎麼?沈先生不喜歡吃榴蓮粥?”秦筱筱裝作無辜地說到,“那怎麼辦?我冇有煮米飯,隻能委屈沈先生吃點菜好了。”

一邊說著一邊還盛滿一碗放到沈牧遠的麵前,說道:“真的很好吃哦,要不要吃一點?”

沈牧遠很懷疑的看著秦筱筱,但是最終還是端起榴蓮粥往嘴裡送了一口進嘴裡,看著那表情真的是覺得生無可戀。

但是為了維持他一向高冷傲人的姿態,淡定地冇有吐出來,秦筱筱覺得真是難為他了。

“我去煮麪吃。”沈牧遠說道,起身走向了廚房。

“不吃我自己吃。”

吃過了晚飯,沈牧遠大約還是不習慣整個客廳裡麵都瀰漫著一股怪味,也不大和秦筱筱說話。

等收拾得差不多了,秦筱筱突然聽到樓上傳來東西倒地的聲音,秦筱筱趕緊跑上樓去,發現一排書櫃到在地上,沈牧遠趟在一旁,他的雙腳剛好被書櫃的邊緣壓著。

“怎麼辦?我來幫你。”

秦筱筱趕緊跑過去,試圖想要幫沈牧遠把身上的東西搬開,但是太重了,實木的書架她根本就搬不動。

幾次折騰下來,秦筱筱發現沈牧遠的額頭上的頭髮全都濕透了。

秦筱筱纔想,沈牧遠雖然冇有喊一聲痛,自己卻忽略了。

“對不起!”秦筱筱看著沈牧遠,一著急,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沈牧遠的眉頭皺著,像是在極力地壓製痛苦,嘴角還是有著淡淡的笑意。

這個人怎麼這樣啊,這時候還笑得出來,虧自己還這麼擔心他。

“你弄不動的,我的手機在做桌上,你打給小周吧。”沈牧遠說著。

秦筱筱趕緊點頭,飛奔到桌邊找到手機,螢幕點亮的一瞬秦筱筱驚呆了,沈牧遠的手機上螢幕是一張自己的照片,在潔白的房間裡,陽光透過窗戶灑在臉上,睫毛泛出淡淡光圈。

可是秦筱筱並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照過這樣的照片,可能是這個女孩和自己很像吧。

那邊沈牧遠的聲音傳來催促道:“拿到手機了嗎?”

看到沈牧遠痛苦的表情,秦筱筱趕緊回答道:“嗯,找到了。”

這才收回思緒,找到小周的號碼,打給小周說沈牧遠的腿受傷了,冇想到小周聽到後非常吃驚,說馬上就來!

收了線,秦筱筱提議是不是要叫救護車或者沈家的家庭醫生過來,沈牧遠隻是說不用了,小週會送他去的。

“你想拿什麼?這書櫃好好的怎麼會倒下來呢?”秦筱筱有些想不通。

沈牧遠的目光黯淡下去,輕輕地說到:“我隻是想找幾本書,放在最上麵,我站在椅子上,冇站穩把書櫃帶倒了。”

秦筱筱隻得歎口氣:“你也不缺錢,怎麼不在這裡多請幾個下人?這麼大的房子你一個人住不覺得冷清?”

“我不習慣。”沈牧遠說完有不願意說話了。

秦筱筱冇事可乾,隻好先把書架上的書拿下來,好減輕一點沈牧遠身上的壓力。

還在小周就在附近,十多分鐘就到了,看到沈牧遠這個樣子。滿是憤怒。質問著秦筱筱:“你是怎麼照顧團長的?他的腿受過傷你知不知道?你知道團長能站起來多部容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