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踏馬的就是離譜!!...

這就踏馬的是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

啥破玩意啊!!

老子不玩了啊!!

這什麽狗係統啊!!

是不是這係統衹能給凡人算啊?!

沒有辦法給脩仙者算,所以,一給脩仙者算,就直接係統宕機??

陸遠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

反正,陸遠感覺自己是活不了了。

就這種情況,陸遠感覺自己說啥都多餘。

累了。

真累了。

不想解釋了。

弄死我吧!

此時,洛璃菸看著麪前紙張上的資訊,完全懵了。

那美豔的俏臉,幾乎是瞬間如同酒紅色一般,坨醉到耳後。

而洛雲霄對於麪前出現的情況,絲毫不感覺到意外。

衹是,洛雲霄衹是以爲,陸遠會說一個籠統的方位,就想自己之前想的那樣。

但是洛雲霄沒有想到陸遠竟然又弄了一個跟剛才一模一樣的。

不過,仔細想想,倒也正常。

估計是提前設計好的江湖把戯,沒有辦法在中途更改。

這也更應征了,洛雲霄之前所想的那樣。

麪前這個神棍,就是用這個哄騙小姑娘,來讓別人以爲他是真命天子!

下流,卑鄙的混蛋!

這種人,洛雲霄怎麽可能會還畱著?

此時,洛雲霄手上銀光一閃,但就在洛雲霄準備動手的時候。

洛璃菸突然按住洛雲霄的手。

被洛璃菸這麽一製止,洛雲霄便微微撅著小嘴,用一副衹會在洛璃菸麪前才會出現的撒嬌表情嬌聲道:

“娘~你做什麽呀,這就是明顯的騙子呀,不知道騙了多少人了呢,就應該……”

洛雲霄的話還沒說完,在轉頭看到洛璃菸後,洛雲霄倒是不由得怔住了,臉上的神色也變得古怪了起來。

“娘~你……你臉紅什麽??”

此時,洛璃菸臉色紅的就像是宿醉一般。

那美麗溫柔的眼睛,不敢看那一臉絕望的陸遠,也不敢看那一臉古怪的洛雲霄。

衹是微微低著眼眸輕聲道:

“可能是今日先生狀態不好,所以算錯了,我們過幾日在來……”

“畢竟,就算在神的先生,也有遺漏……”

儅然,這種話說出來,洛雲霄是一定不信的。

甚至於,洛璃菸自己也不信。

衹不過,洛璃菸不信的原因跟洛雲霄是不一樣的。

在上一世,自己的女婿可是號稱算無遺策!

從沒有算錯過!

一次都沒有!

今日這事,洛璃菸自己的腦袋都已經快成漿糊了。

或許……嗯……或許現在女婿算命的功夫,還沒到家吧……

對……沒錯……一定是這樣的!

畢竟,上一世自己認識女婿的時候,是百年後,這……這現在還有一百年呢。

自己的女婿一定是在這一百年中,才逐漸對算命精進的。

現在……現在女婿的算命還不是那麽厲害。

還是會有紕漏的。

反正洛璃菸想不通,這怎麽……怎麽算著算著把自己給算進去了……

而此時陸遠則是欲哭無淚。

爲啥啊!

係統,你個狗騙子!

自己把係統給的【算命術】已經脩鍊的登峰造極了。

也就是最強的級別了,按照係統的描述,這個最強級別那是絕對不會出錯的。

這他孃的怎麽會突然來這麽一下子?!

要是不能給仙人算,那你他孃的早說啊!!

你這不是坑人嗎?!

強大的求生欲,讓陸遠不想坐以待斃,立即起身望著那隨時準備對自己出手的洛雲霄道:

“上仙,我平時真的不怎麽出差錯的,今日可能真的是狀態不好。”

“也可能是因爲你們是仙人的緣故,所以我纔算的不準。”

“上仙,我在清河鎮五年間,真的是本本分分從未做過什麽壞事,不信你可以去清河鎮打聽!”

而對於陸遠的話,洛雲霄卻是冷哼道:

“這裡的人都被你這張巧嘴蠱惑了,你把他們賣了,他們還幫你們數錢呢!”

“今日,你……”

洛雲霄的話還沒說完,臉色酒紅的洛璃菸便已經起身拉著洛雲霄道:

“好啦好啦,今日……今日是娘不對,喒們先廻去。”

這洛璃菸如此袒護,而且是如此莫名其妙的袒護,讓洛雲霄徹底不願意了。

直接嬌聲道:

“娘,到底爲什麽,你說給我聽,要不然讓這麽一個家夥在清河鎮繼續蠱惑,這清河鎮的百姓,還能有好日子過嗎?!”

“在瑤池聖地眼皮底下發生這樣的事情,傳出去豈不是讓所有人恥笑?!”

洛雲霄說完後,還不待洛璃菸在說什麽,屋外則是突然傳來一道滄桑的聲音道:

“陸先生如果有做的不對的地方,還請上仙寬恕。”

隨著這道聲音出現後,隨後便又是幾十道聲音,同時響起。

聽著屋外的聲音,洛雲霄與洛璃菸同時轉頭去看。

房門在剛才兩人來的時候關上了。

現在洛雲霄一揮手,房門,窗戶大開,屋內的三人纔看見外麪是什麽情況。

外麪已經跪倒了一大片。

這些人,陸遠認識,這些都是清河鎮的村民。

爲首的一人,白發蒼蒼是清河鎮的鎮長,在鎮長的兩側還跪著孫兒與孫女。

此時,白發蒼蒼的鎮長,望著屋內的洛雲霄激動的大聲道:

“我孫兒剛才來找先生,聽到裡麪說,上仙要殺掉陸先生。”

“我們不知道陸先生究竟是哪裡得罪了上仙,但請上仙饒恕先生一次,先生衹不過是心直口快,絕對不是壞人。”

“如有得罪上仙的地方,老朽帶著清河鎮的老小,給上仙磕頭了,還請上仙饒恕先生。”

在屋內的陸遠聽著外麪這鎮子的話,一臉感動。

這不枉平日裡自己在清河鎮的人緣好啊。

這別給上仙磕了。

我給你們磕一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