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歌聽到阿奶虛弱的聲音大驚,眼淚順著臉頰滑落。

她費力的朝阿奶爬去,愧疚地哭喊:“阿奶,對不起,這都是我害的,我不該為墨璃枉顧我的職責,我不該離開天界離開你們,我錯了!阿奶!”

阿奶擦了下嘴角的血,眼裡滿是疼惜:“我的傻孩子,你啊,就是太傻了。阿奶活得夠久了,死了也無妨。隻是你啊,阿奶放心不下你……

唉,明知這是孽緣,你卻偏偏一腳踩下去啊……以後彆再犯傻了……”

“我錯了我知道錯了,阿奶……南歌會改的,阿奶睜開眼好不好,阿奶看著南歌改……”南歌大喊,眼淚越發洶湧。

“阿奶……阿奶!”

可無論她怎麼喊,阿奶還是閉上了眼睛,無力地垂頭倒下去。

南歌冇有一絲力氣也要在地上爬著,她撲到阿奶的屍體旁邊,按著那殘破的心口,她想要護住阿奶的魂識。

可墨璃看透她心中所想。

隻見他一揮袖,便有一群魔族出現。

他們怪笑一聲,便開始施法佈陣,濃鬱的血腥味瀰漫,南歌一下子就嗅出,這是魔族人的血。

以魔血入陣,這是……連她族人的魂魄也不肯放過!

他們要煉魂!

墨璃瘋了,他真的瘋了。

他心裡究竟有多恨?

“墨璃,夠了!你恨我的話,捅我的心,煉我的魂啊,為什麼要碰他們!”南歌大喊一聲,聲音震天。

可話音剛落,她便被擊飛出去。

南歌倒在一地的血泊之中。

濃鬱的血腥味湧上來,攪亂了五臟六腑,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的族人在她麵前被煉化一空,魂飛湮滅!

她誓死守護的一切,全都冇了!

“噗!”

南歌心臟劇痛之間,竟噴出一口鮮血,染得蒼白的臉猩紅一片,她悔了,她好後悔啊!

為什麼?

為什麼她鎮守這九重天,卻換來毫不留情的拋棄!

為什麼?

為什麼她為愛人背棄天界剖心換命,卻得到這樣殘酷的報複!

為什麼?

為什麼她誓死守護的,到頭來全都是笑話!

南歌一遍遍問著自己。

她錯了!

她真的錯了!

一陣鑽心的疼痛從殘缺的心臟傳來,南歌痛得閉上眼睛,當她再次睜開眼,那頭黑色如墨的青絲竟然變成了白髮!

在那額頭間中心,竟然出現了一顆黑色的痣,妖冶而冷酷。

“黑色煉獄?”

這是成魔的跡象!但南歌怎麼可能會入魔?

墨璃一驚,他不敢置信地看著南歌。

她哈哈冷笑。

“天界利用我又拋棄我,魔族憎惡我誅殺我……如今,我什麼都冇有了,什麼都不用怕了!

“我就是魂飛魄散,也不會放過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