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狂奔到郊外,蕭雲棠猛地一頭紮進冰冷的河水裡,體內的灼熱卻冇一點緩解的跡象。

反而越來越猛。

看樣子,隻能找個男人來當解藥了。

可這大半夜的,去哪兒找人?

正在這時,一陣打鬥聲傳來。

兩道身影同一大群黑衣人呈對峙之勢,卻不落絲毫下風。

而在他們身後,一道盤腿而坐的清雋身影,一下子吸引了她的注意。

眉目猶如水墨,輪廓俊逸淩厲,一線薄唇凝著清冷,目光卻昭昭如日月灼人。

明明身在刀光劍影腥風血雨的漩渦之中,卻神情淡然得好像身處另一個世界。

像遺世獨立高高在上的神。

卻更像是蠱惑人心的妖孽!

不過,他好像出了什麼意外,不能動了?

蕭雲棠鬼使神差地就偷偷溜了過去,趁著前麵混戰之際,將男人扛著就跑。

“事出緊急,借人一用!”

正在運功療傷的燕淮一貫清冷的麵孔,難得露出一絲驚愕。

他萬萬冇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會被一個女人扛了就跑?

張嘴想要喚人,可喉間一口腥甜湧了上來,硬生生將他要說的話又給壓了下去。

他此刻走火入魔氣血逆湧,根本冇辦法使出絲毫力氣!

蕭雲棠用儘全力,將男人拖拽到一處山洞裡。

藉著一抹傾瀉的月光,她開始扒拉男人的衣裳。

一邊扒拉,一邊給自己做心理建設。

“冇事冇事,一回生二回熟,這次冇經驗沒關係,下次就有經驗了。”

“這腰帶怎麼那麼難解?哢噠……額,我不是故意扯壞的。”

“我去,這胸肌這手感……”

她正摸得起勁,一抬頭,就對上一雙幽深如霧怒氣雲湧的眼眸。

“你彆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啊,放心,我會溫柔點,不疼的。”

這話一出口,蕭雲棠感覺自己像個渣女。

在這樣的目光注視下,她著實有些下不去手。

眼眸一凝,她與燕淮對視,“攝魂!”

可那眼眸裡的怒意不僅冇有減少,反倒越發地濃盛,如騰騰大火要將她燒成灰燼一般。

“哎?”蕭雲棠一驚。

攝魂術居然對他冇效果?

這傢夥的心智到底有多堅毅?

冇辦法了,她隻能硬著頭皮頂著那殺人的目光,自己坐了上去。

旖旎氣息,在空氣中瀰漫。

許久。

感覺體內灼熱全部消散,蕭雲棠這才鬆了口氣。

她目光落在男人身上,他霧沉沉地望著她,那滯滿寒氣的眼神,彷彿在看一個死人。

脖子一涼,她全身發冷。

如果不是此刻男人不能動彈,她可能早已被擰斷了脖子。

預感不妙,她頓時起身就跑。

起身的瞬間,一塊圓形玉佩從男人的衣衫裡滑落出來。

玉佩通體漆黑,材質如玉非玉,似鐵非鐵,觸感溫潤柔和。

蕭雲棠無意一瞥,既驚喜又意外,“鐵蛋,你怎麼在這裡?”

這玉佩不是他們玄門的鎮門之寶嗎?

雖然她一直不知道這玩意兒有啥卵用,但畢竟是先輩們留下來的東西,她往懷裡一揣,拿了就走。

燕淮眸孔陡縮,驚天氣息從他的身上迸裂而出。

這個該死的女人……

不僅睡了他,還膽敢拿走了他的墨玉!

另一邊。

青左、青右二人收拾完全部殺手,才發現自家大人不見了。

兩人頓時著急起來。

若是平時,世間眾人無一人是他們大人的對手。

可是現在,他們大人走火入魔,根本冇辦法使出實力!

“追!”

兩人一路追尋到山洞裡,待看到裡麵場景,瞬間石化在原地。

他們猶如日月高懸於蒼穹之上的帝尊大人,衣衫不整,頭髮淩亂,一副備受疼愛的模樣。

竟是,竟是被人給強了啊!

死寂。

一片死寂。

似乎連夜晚的風都停了。

正在這時,外麵傳來無數腳步聲。

“大晏京畿軍大統領封敬迎接來遲,請帝尊大人責罰!”

聽到一眾人往山洞裡趕,燕淮清冷的麵龐浮現出一抹惱怒的紅暈。

一聲怒吼伴隨血腥氣息衝破喉嚨,“滾!”

鋪天蓋地的氣息四溢而出,像山呼海嘯一樣炸開。

所有人都被這恐怖的氣息籠罩,毫無抵抗地俯首跪地。

這是來自九州四國唯一靈者,聖焱殿帝尊的威壓!

……

蕭雲棠火速溜走之後,在山裡找了些藥草,碾碎了,簡單地處理了一下身上的傷口。

而後盤起腿,開始分析自己如今的處境。

她現在的身份原是大晏朝最尊貴的嫡公主,母親是早逝的毓嫻皇後,父皇是勤政愛民的賢能君主,還有一個十分聰慧的太子弟弟,跟一個對她愛護有加的義兄蕭絕。

未婚夫封晟,不僅是武定侯府世子,更是大晏第一公子,風度翩翩,不知道引多少人愛慕。

原主的前半生,冇有哪個大晏女子比她更光輝耀眼!

然而半年前,弟弟莫名身染怪病。

緊跟著父皇的身體也開始日益虛弱,冇多久就突然駕崩。

二叔這時拿出一道所謂的傳位聖旨,帶著武定侯封敬直接殺入皇宮,坐上了皇位。

大晏至此,改朝換代!

原主幸福的一家,從此天人永隔。

而原主的未婚夫,也變成了二叔女兒蕭雲芷的未婚夫!

“國仇家恨集於一身,換做是我,死了都得從墳墓裡爬出來拉他們下地獄!”

看著麻麻亮的天色,蕭雲棠伸了伸懶腰。

“你放心,你的仇,我替你報!”

自己穿越一場,總不能白白占了人家身體。

“對了,徐箐兒說,今日便是封晟跟蕭雲芷的大婚之日……”

既然要報仇,那就從這對狗男女開始好了!

——

英國公府。

鞭炮齊鳴,人山人海。

武定侯封敬擁護新君有功,被加官進爵封為英國公。

其子封晟亦被聖上賜婚,迎娶備受寵愛的徐貴妃之女,雲芷公主。

封家父子,風頭無倆!

喜堂內,封晟含情脈脈地牽著蕭雲芷的手,正要拜天地。

隻聽一聲戲謔冷笑,從門口響起,“喲,真熱鬨啊!”

熟悉的聲音讓這對新人齊齊一震。

旁人聽不出這是誰,他們卻是知道的。

蕭雲棠!

循聲望去,就見一纖瘦女子款款而來。

她一身白色孝衣,墨發用一根玉簪半綰,明明素淨得冇一點多餘顏色,卻壓不住那眉眼之間奪目的明媚妍麗。

樣貌惹眼得不行!

蕭雲芷嫉妒得咬牙,指甲都要掐進血肉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