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子堯看到臉笑的像花一樣的徐芊芊,心中一愣,不過麵上到冇有表露出來。過去拉過一把椅子,坐下,把飯盒放在床邊的床頭櫃上,打開鋁飯盒,徐芊芊看見紅油餛飩,不由嚥下口水,還真是餓了。可是這右手打著點滴怎麼吃。

不等深想,陸子堯已經一手端飯盒,一手拿起小勺舀起一個餛飩喂到徐芊芊嘴邊。徐芊芊驚訝的睜大眼睛,不過那是眼睛眯成一彎月牙,心情大好的張嘴吃餛飩。心裡大呼,這個男人我要定了,反正穿到這個地方,無依無靠。

徐芊芊邊吃邊心裡盤算著,像個偷油吃的小老鼠一樣,美滋滋的。眼睛也亮閃閃的算計著。

陸子堯蹙眉看著吃著餛飩,卻一直偷笑的徐芊芊。心道原來就這麼不想要孩子,想和自己離婚。拿勺的手也不由緊緊了。雖然說對於這個新婚妻子談不上多喜愛,可是大男人的自尊還是深深受到了傷害。

兩人各懷心思的人在還算和諧的氛圍中吃完一飯盒餛飩。這時候也冇有餐巾紙啊。看著嘴角紅乎乎的,因為吃的的原因,小巧的鼻尖都是汗,小臉也紅撲撲的徐芊芊。陸子堯猶豫半天,還是遞上自己的手絹。

因為以前徐芊芊嫌棄過他的一切東西。就像他身上全是病毒一樣,恨不得離他百米遠。卻不知道眼前這個徐芊芊非彼徐芊芊啊。已經把他劃爲自己所有了。

徐芊芊毫不在意的拿過來就擦,還嘴裡叨咕:“不夠辣,下次再加點辣啊。”

陸子堯也不吭聲,點點頭拿著飯盒出去洗。徐芊芊抓抓頭髮,這樣不行啊。兩人得好好談談。不能這麼相敬如賓。

冇等陸子堯洗飯盒回來,門外想起敲門聲。徐芊芊應聲請進。病房門被輕輕推開。是個年齡二十七八歲,一身軍裝的女軍人,齊耳短髮,小麥色的皮膚。五官說不出的英氣。

徐芊芊愣愣的看著秦梅,原主記憶裡是有此人的,女兵連的連長。可是她可不記得原主和這個秦梅交好啊。秦梅倒是不在意,衝著徐芊芊笑道:“我過來看個戰士,聽說你住院了,正好過來看看。怎麼樣了?”

徐芊芊一邊想:不知道這個秦梅是不是喜歡陸子堯啊?好多穿越小說都這樣寫的。一邊微笑點頭:“好多了,一會就能出院了。”

秦梅其實以前是喜歡過陸子堯,也僅僅是欣賞的喜歡而已。自從陸子堯結婚後,這一點喜歡也變成戰友情了。不過對陸子堯這個小妻子也確實不喜歡的,鬨的那些事,整個部隊都是知道的。隻是在醫院聽說徐芊芊生病住院了,禮貌的過來探望下而已。

秦梅望了眼徐芊芊,還是忍不住說:“陸隊長每天很辛苦的,每天訓練任務重。而且經常執行艱钜危險的任務,所謂妻子,你要理解和體諒。”還想深說,又怕徐芊芊翻臉。畢竟這位可是“威名在外”啊。

卻不料徐芊芊微微一笑,點頭說:“是,以前是我不懂事,以後我一定好好注意”

秦梅一愣,心想這徐芊芊也不像傳說中的嬌蠻刁鑽啊。

等陸子堯洗飯盒回來,就見兩個人相談甚歡。不近詫然,對秦梅點頭:“怎麼過來了?”秦梅起來笑道:“新兵剛下連隊,有個叫張小好的帶著情緒訓練,扭傷了腳。過來看看”

陸子堯點頭:“新兵對分配難免有些不理解,你們也要做好心理輔導。”

然後兩人就工作問題展開討論,全然忘了病床上的徐芊芊。徐芊芊不懂,可是對說起工作,表情認真嚴肅的陸子堯不住放桃花。冇過多久,徐芊芊臉色越來越不好了,尿急啊。好在點滴也冇多少了。輕聲打斷:“那個陸隊長,我點滴冇了”

秦梅非常有眼色的起身說去叫護士。而陸子堯臉色鐵青,陸隊長,就這麼想撇清關係。

護士來拔了針,徐芊芊下床穿鞋起身就奔出去,留下一臉驚愕的秦梅和陸子堯。

徐芊芊飛奔廁所,解決了生理需要。然後回病房的途中看見走廊儘頭有個落地鏡子。上麵寫著注意軍容風紀。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徐芊芊終於看到了自己現在的尊容。個頭估計一米六多點,長髮到腰。蘋果小臉還有點嬰兒肥。大眼睛有點圓,也不是挺挺的瑤鼻。鼻頭有點圓潤。嘴**嘟嘟。反正不算多漂亮也不難看。

按二十一世紀的審美就是可愛的蘿莉型吧。身材倒是很有料,目測這胸怎麼也是C啊。徐芊芊想起自己以前的飛機場胸,不由露出大白牙,森森一笑。

笑容還冇有收起來,就看到鏡子裡多個人,除了陸子堯還有誰。尷尬的撓撓頭。笑著:“我可以出院了吧。”

陸子堯冷聲:“不用,明天直接手術吧。”

徐芊芊驚呼:“我不要手術,我要生下這個孩子,陸子堯我們出院吧。”

陸子堯深深的看了徐芊芊一眼,低聲:“先回病房吧。”轉身要走

徐芊芊急了,拉住陸子堯的胳膊,急聲:“不,我要出院,我要回家。咱們回去吧”

陸子堯看看抓住自己胳膊的手:“走吧,先回家再說吧”

徐芊芊趕緊跟著回了病房,秦梅已經走了,兩人誰也冇有說話,簡單的收拾了下,陸子堯去辦出院。徐芊芊心下不由一鬆。等先回去再慢慢攻下這個男人的身心吧

三月的西北還是很冷的,積雪剛開始消融,這會的鄉村的路還是土路。往部隊走的路尤為泥濘難走。

走了冇有兩裡路,徐芊芊就走不動了。黑色棉鞋上全是泥,一走一滑。褲子上也甩滿泥點子。原主的家庭條件還不錯,這個年代都穿大棉襖大棉褲。她卻穿著深棕呢子大衣。徐芊芊嫌棄半天才套上,這會也都是泥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