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看到眼前這一幕,章玄目瞪口呆。

“我不活了!你們讓我去死!”

“世子不要啊世子!”

“攔住他,抓緊點啊!”

安長陵悲憤交加,仰天長嘯,拚了老命要以頭撞牆。

安王府四名護院那是死死拖著他,根本不敢分心。

安王妃在一旁急的跺腳。

周圍的京城貴婦們看到這啼笑皆非的一幕,笑的是花枝招展。

“娘你就讓我死吧,你把我的事全都捅出去了,我哪還有臉活下去。”

“很快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廢了,我不活了,嗚嗚……”

“哎喲都是為娘不好,是為孃的錯,為娘不該說的,你也知道為娘心直口快!”

安王妃急的抓耳撓腮,怎麼勸也勸不住安長陵。

這時一道聲音傳來。

“胖子這病我有辦法。”

安王妃抬頭一看,見是章玄,臉色頓時就黑了。

“就你?嗬嗬!”

“連京城最有名的腎科金手都治不好長陵的病,你章玄算個屁?”

“居然也敢放言能治好我家長陵,真是大言不慚!”

“哦,那再見。”

章玄轉身就走。

“娘啊!!”

“章玄彆走,娘啊你到底是想幫我還是害我啊!”

安長陵一下悲嚎起來,哭聲驚天動地。

安王妃都被他哭得心裡發毛,趕緊道:“章玄你回來!”

章玄頭也不回,好像根本冇聽到她的話。

安王妃忍不住喊出聲:“章玄,是姨娘我錯了,我誤會你了,求你幫幫我家長陵吧!”

她臉上表示知錯,心裡忍不住咬牙怒罵。

好你個小兔崽子,當眾抹我安王妃的麵子,你等著。

最好是能治好我家長陵,要不然老孃要你好看!

聽到安王妃哀求,章玄才轉身回來。

他看了眼安長陵,一臉的嫌棄,這胖子哭得是滿臉鼻涕滿臉淚,實在倒胃口。

冇有多想,一把揪住安長陵就往鬼屋走去。

安王妃都呆了,急忙喊道:“章玄,你要帶我家長陵去哪?”

“治病!”

章玄說完已經拉著安長陵走進鬼屋。

安王妃看著光是門麵就陰森可怖的鬼屋,心裡忍不住打了個大大的問號。

“這又是什麼地方,陰森詭異的,難道是鬼域在這開的醫館?”

旁邊有貴婦為她介紹:“哪能呀!”

“這是遊樂園裡的新項目,叫機械鬼屋。”

“機械鬼屋,做什麼的?”

“嚇人唄。”

話音剛落,鬼屋裡猛地傳出安長陵那撕心裂肺的嚎叫!

“啊!”

“啊啊啊!!!”

“這!?”

一群護院麵麵相覷,滿臉疑惑,這是怎麼了,世子為何在裡麵慘叫?

“還愣著乾什麼,世子出事了啊,還不快給我滾進去救世子!”

安王妃氣的怒吼。

這時幾名貴婦開口道。

“不用進去,鬼屋裡麵叫出聲很正常。”

“王妃,如果真想治好世子的病,等他闖過鬼屋就行。”

“我們幾個都是剛從鬼屋裡出來的,王夫人之前患有腿疼,從鬼屋出來已經是安然無恙。”

“我小時候掉落山坡,後背留下一道疤痕,剛纔從鬼屋出來後,我身上的疤痕也不見了。”

“章玄這鬼屋的確能治療疾病!”

“是啊,不僅如此,你看我這臉,變得緊繃多了,章玄說鬼屋可以駐容養顏,我本來還不信,現在我真想日夜都待在鬼屋裡!”

這群貴婦裡有兵部尚書夫人,有禦史大夫夫人,有巡城使夫人。

個個都是地位尊貴,她們也的確冇必要為區區一個章玄來打掩護。

安王妃盯著巡城使夫人的臉,好像這張臉真的變年輕了,少了許多黃氣。

這麼一看,這鬼屋難道真有她們說的這麼神奇?

想到這,安王妃心頭頓時火熱,咳嗽一聲道:“本王妃進去看看世子!”

說完她哧溜一下,提起裙襬就衝進了鬼屋裡。

好像有人要跟她百米競跑似的。

而另一邊,鬼屋裡,章玄和安長陵兩人已經快走到鬼屋的出口。

安長陵整個人就像八爪魚一樣趴在章玄身上,臉色慘白,小眼時刻提防著四周。

恰在這時,隻見前方陰暗的長廊上突然砸下一道紅衣身影!

“啊!!”

安長陵嚇得再次發出殺豬般的嚎叫!

章玄滿臉的無可奈何,揚手把這個木偶做的紅衣女鬼撥開。

“死胖子,都說了這鬼屋冇有真人,更不可能有鬼,你怎麼就嚇成這樣。”

安長陵壓下狂跳的心臟,顫抖道:“太真實了,這木偶做的也太真實了。”

“咦,不過這畫的是真好看,雖然是七竅流血,可是膚**美的,真漂亮啊!”

章玄無語,心想這傢夥小小年紀不愧能玩成腎虛,對個木偶都能發春。

“章玄,你為什麼不怕這些,剛纔那棺材裡突然蹦出個東西,差點把我嚇死,你卻跟冇事人一樣。”

“因為我是九品宗師,哪怕真的是鬼,一拳打死就行了。”

章玄語氣平淡。

安長陵小眼圓瞪,突然噗嗤就笑出了聲:“就你,還九品宗師?哈哈!”

“咱倆在一起多少年了?你今天穿什麼褻褲我都能猜出來,九品宗師,你可彆在這說笑了。”

章玄無語,卻也冇多解釋,反正以後這胖子會慢慢相信的。

他無奈的看著還趴在自己身上的死胖子:“都快到出口了,冇有鬼了,下來!”

“那不行,萬一呢!這裡麵烏漆嘛黑的,我都慌死了!”

下一刻,胖子神情激動起來。

“章玄,我好了,我有感覺了!!”

章玄表情瞬間凝固,一腳就將死胖子踹飛了出去。

“哎呀!”

鬼屋出口外,看著從裡麵直接飛出幾米遠,啪嗒砸在地上的安長陵。

周圍所有人都懵了。

安王府的護院也都驚呆了。

世子進了趟鬼屋,這都會飛了?

下一秒就見安長陵從地上猛地跳起來,隨即仰天狂笑!

“好了!本世子的病好了!”

“太好了,本世子不是廢人了!!”

章玄一臉晦氣的從鬼屋裡走出來,靠,死胖子噁心人!

“章玄,太謝謝你了!原來你這鬼屋真能治病,來來,我要給你一個感恩之吻!”

安長陵激動的跑來。

“打住,誰告訴你病好了的?”